佛教入中國後之變遷及其特質

姚寶賢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5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67-77


. 67頁 一、翻譯佛教與同化佛教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重在「學」的方面。印度的佛教雖 也有其哲學的研究之點,但中國佛教是注目在默想的方面。 可以說,印度的僧侶,是本著宗教的立場來探索真理,中國 的僧侶是本著學的立場而追究真理的。所以中國似乎祇有「 佛學」而無「佛教」的。中國民族實際方面接受佛教的精華 ,祇是少數的富於研究性的高僧學者而已。佛教的宗教的精 髓很少影響到民間。中國高僧學者引為自得的,固然有些著 目在修行的上面,但多數是在冥想的思索上做工夫。 中國佛教歷史的區分,大體為二: (一)是翻譯佛教, (二)是被中國民族、國情、性格所同化,所謂同化佛教。 試先言何謂翻譯佛教﹖依據印度或西域文字,翻譯過來 的經典,祇重在材料的採取,不及於 68頁 意味的咀嚼,這種時代,謂之「翻譯佛教。」六朝以前,中 國高僧有往印度,印度也有高僧來到中國。其路徑重在印度 河流域。出中亞細亞,沿天山之南,南山之北﹔到了現在的 甘肅省。若取海路,通過現在新加坡海峽,達中國的南海, 就是現在廣東或安南的附近。但是海路交通,是六朝中葉以 後的事。 中國佛教源自印度,自不待言。然而,初期的佛教,與 其說是印度直接所傳入,不如說由印度以外西方諸國所傳入 。這些國家的語言,當然不是純粹的梵語。因梵語傳入諸國 以後,不得不發生些許之變化,中國接受的梵語,大概是經 過各種變化以後的梵語。總之,中國佛教與西域及蔥嶺以西 諸國的關係,很為密切﹔要想理會翻譯佛教,更不可疏忽這 點。 西域的要區,有天山地方,天山以北,謂之天山北路, 其南謂之天山南路。從中國本部,出甘肅省,或從現在的新 疆省的哈密,達吐魯番經迪化府,沿伊犁河流域,順準噶爾 的路徑,入中亞細亞,斯為天山北路。還可從吐魯番,沿天 山的南麓,經哈喇沙爾、庫車、溫宿、赴西南,越蔥嶺入中 亞細亞,斯為天山南路。另外,從塔克剌麻干大沙漠的南部 ,沿阿爾騰塔克山脈的北麓,從喀什噶爾,出中國本部,經 葉爾羌,和闐,達甘肅省的敦煌:這是中國與西方諸國往來 的要道。流沙南路的和闐,古稱于闐,與佛教的關係,極為 深密。從和闐,溯塔里木河、達哈喇沙爾,為至吐魯番的要 道。吐魯番為南路北路及其他要道交會的地域,自古即有各 種部落之集合﹔佛 69頁 教流入頗早,佛教遺跡,留存頗多﹔為今日世界學者注目的 所在。又如敦煌,原非中國之部屬,漢武帝征服以後,始入 中國版圖,置為敦煌郡。為中國赴和闐出口之要道。佛教流 布,盛極一時﹔近時發掘古經多種,成為學術界之佳話﹔同 時,對於中國翻譯佛教之研究,幫助很大。 越蔥嶺山脈,西向,達中亞細亞,入阿母、西爾二河的 領域,在漢時,有大月氏國家的存在。統一其他的部落,擴 張版圖,南達印度河,開侵略印度之端。漢武帝時,張騫通 使,擬結盟共抗匈奴,月氏不應。據說,經這次通使以後始 知南有印度,是文化濃厚的國家:這是中國人開始知道印度 的事實。 月氏,在佛經的上面,呼為月支。閻膏珍繼承為月支國 王的時候,適值印度迦膩色迦王當朝,他野心勃發,西向安 息國進攻。干涉其內治,南侵略印度西北的部份,進達中天 竺,逼大國摩揭陀屈膝而求和。他威力所及,對於文化的吸 收,力量頗鉅。同時,對於中國佛教文化間接的影響,關係 的密切,自不待言。 西域與中國,結著翻譯佛教不可解的因緣。因西域交通 開發,而有西域國高僧間接傳入佛教到中國本部,所以中國 佛教最初不是由印度直接所傳入。如鳩摩羅什,是龜茲國人 ,入中國以後,從事翻譯,不遺餘力﹔一切經論,成自其手 很多。翻譯佛教時代,始自後漢末葉,經四百五十年,入隋 唐時代﹔漸由「生吞活剝」的翻譯佛教轉為同化佛教了。 70頁 同化佛教是什麼一回事呢﹖是漢民族把外來文化----佛 教,不僅是材料方面的採納,進一步隨著民族勃興的氣運、 領土的膨脹、文化的進步、政治的整理,無形中把外來文化 的精髓鍛煉出來﹔同時與固有的文化融合。在盛唐時期,便 有佛教形成同化的趨勢,這是當然的事實。 同化佛教堶情A判別為二:一種是採取純粹的「學」的 態度,一種是偏重在實踐方面。本來,佛教無論何種宗派, 是實踐與研究並重的﹔是兼含有宗教與哲學兩種的意味。 ( 請參看拙作「佛教之根本意義及其評價」,申報月刊第四卷 ,第四號。) 不過,佛教傳入中土以後,無形中又偏重於一 方面之傾向。如天台,華嚴二宗,固為實踐而立教,但其注 意於教理之組織,是充滿著研究的「學」的風度的。反之, 禪宗,念佛宗,是離開理論專談實踐的。理論的佛教,盛於 有唐一代﹔宋明以後大體轉為實踐的佛教了。 整個的中國佛教史中,理論的佛教,雖曾放過奇異的光 彩﹔但實踐的禪宗,念佛宗等,支配時間較長。尤其在唐末 五代的亂世,研究的典籍,大半散佚,同時帝王摧殘佛教者 有人,於是佛教的信者不得不跳出字紙簍中,專在冥想的默 念的方面做工夫。不過,由理論的佛教轉到實踐的佛教圈套 中以後,研究之風便趨衰落,理論中的菁華,不免散失。因 為中國民族,對於佛教的吸收,他們的根本興趣,似乎在研 究上比較擅長﹔後來因時勢的逼使,堵塞了研究之途以後, 佛教的黃金時代,稍有式微之感了。 71頁 二 隋唐宗派之一瞥 中國的佛教,隋唐以前,專重在翻譯的上面。佛教的思 想,還未渾融到人民思想的深處。入了隋唐,始有「中國的 佛教」之確立。隋唐以前及其以後宗派的發達,狀如「雨後 春筍」一般。試判別如左: (一)毗曇宗 (一)俱舍宗(玄奘傳入) (唐) (二)俱舍宗 (三)成實宗 (四)三論宗 (二)三論宗(大成於嘉祥大師) (隋) (五)四論宗 (六)禪 宗 (三)禪宗(大成於惠能大師) (唐) (七)涅槃宗 (八)天台宗 (四)天台宗(大成於智者大師) (唐) (九)地論宗 (五)華嚴宗(大成於賢首大師) (隋) (十)攝論宗 (六)法相宗(玄奘傳入) (唐) 72頁 (十一)淨土宗 (七)淨土宗(大成於善導大師) (唐) (十二)律 宗 (八)律 宗(大成於道宣律師) (唐) (九)真言宗(善無畏、金剛智傳入) (唐) (註:上係隋唐以前之宗派,下係隋唐以後之宗派。) 隋唐以前,姑置而不論,茲略述隋唐期內各宗派之內容 : (一)俱舍宗 隋唐以前,小乘佛教者﹔從事於有部之研 究,偏重於毗婆沙論,成立「毗曇宗」。隋唐以後,完全衰 微。唐貞觀年間,玄奘法師,親赴印度,隨僧伽耶舍論師研 摩俱舍之奧旨﹔歸國後,重譯原本(舊譯本為真諦三藏所譯) ,釐為三十卷。其弟子神秦、法實、尊親等製作疏記,遂以 流佈。 (二)成實宗 隋唐以前,此宗盛竭一時。齊梁之間,江 南尤盛。學者多目之為大乘教。隋天台智者、三論嘉祥二師 出,判定成實論為小乘教典。 (佛滅後九百年間,訶犁跋摩 嘗從有宗本師受迦旃延之論) 學者遂另眼視之,成實研究之 風,幾乎絕跡。 (三)三論宗 三論是:中論、十二門論、百論三種。前 二為龍樹菩薩造,後一為提婆菩薩造。鳩摩羅什,為提婆三 傳的弟子,傳法東來,譯成三論全部,為研究者所注目。隋 之嘉祥大師大成為一宗,嘉祥以後,浸入衰頹。 73頁 (四)禪宗 隋唐以前,業已具有雛形。此宗以「不著言 語」「不立文字」「直指本心」「見性成佛」為教義。離開 理論,專重在實踐方面,宋明間,儒佛混合,實自禪宗開始 。據一般傳說,此宗祖師呼為達摩,為印度二十八祖。彼繼 承二十七祖之命,至廣東嵩山,面璧十年,始為傳法之人。 中國禪宗遂奉其為始祖。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 皆依印度祖師之例,不說法,不著書﹔但傳至五祖弘忍,一 變先師之例,始開門授徒,門下弟子約一千五百人。慧能以 一不識字之賃舂人,竟繼其衣缽而為六祖。彼時首座神秀, 復師六祖,悟大法。於是禪宗有南北二派:南為慧能,北為 神秀。宋明以來,頗有披靡天下之勢。 (五)天台宗 創始者為智者大師。師名智顗,陳隋間人 。該宗教旨如止觀義例云:「家教門所用義旨,以法華為宗 骨,以智論為指南,以大經 (涅槃經) 為扶疏,以大品 (大 品般若經) 為觀法。引諸論以助成,觀心為經,諸法為緯, 織成部帙,不與他同。」該宗創教之真相,不外本此而出發 。中唐以後,荊溪尊者 (智者第六代法孫) 繼承衣缽,最顯 於世。 (六)華嚴宗 依據華嚴經之研究而立此宗。羅什弟子覺 賢三藏翻譯六十華嚴經的時候,就引動一般學者研究華嚴之 興趣。待十地經傳譯以後,華嚴尤為一般學者所注目。十地 論解是釋華嚴的十地品的,是促成或幫助華嚴之研究。陳隋 間,杜順禪師,提出義綱,標立宗名,為開宗始祖。二祖知 儼,著搜玄記。三祖賢首著五教章,以明本宗之教相。四祖 澄觀作華嚴大疏鈔。五祖 74頁 宗密,稱圭峰禪師,盛弘斯道。此所謂華嚴五祖是。 (七)法相宗 以明唯識為宗旨,亦名唯識宗。唐貞觀年 間,玄奘三藏孑身遍歷五印,得禮戒賢,研摩唯識、聲明、 因明等之蘊奧。將西方瀕入衰微之唯識、法相學傳入中土﹔ 為法相宗入中國之嚆矢。玄奘弟子窺基,號慈恩法師,述疏 證義,確立宗規。宋明以後,中國唯識學中絕。清末楊仁山 居士講經於金陵,廣佈無著世親瑜珈唯識之教旨。繼其衣缽 者為歐陽師竟無,慘淡經營,數十年如一日,開創支那內學 院於南京﹔為今日談佛學者之大本營。 (八)淨土宗 此宗以「念佛」為宗旨。所依者三經:無 量壽經,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並依一論:往生淨土論。 北魏時,菩提流支傳入淨土法門在先。後漢,安息國沙門安 清高,譯有無量壽經二卷。晉時,慧遠法師結白蓮社於盧山 。隋大業年間,有道綽,唐貞觀間,有善導出,皆為宣弘淨 土法門的錚錚法師。迄至今日,此宗廣佈全國﹔並可通化一 般。 (九)律宗 曹魏嘉平二年,曇摩訶羅傳入戒律。劉宋元 嘉十一年,始行尼受。 (比丘尼所受的戒律) 迨姚秦弘始六 年,鳩摩羅什始譯十誦律。隋開皇年間,道宣出,精研戒律 ,完成一宗。 (十)真言宗 此宗,唐以前,祇有關於該宗聖典的無系 統的翻譯﹔尚無此宗之成立。印度人善無畏來唐,翻譯大日 經,傳授金剛智。金剛智遂為真言宗之始祖。其後不空和尚 東來,承事 75頁 金剛智之後,從事繙譯:為玄宗、肅宗、代宗三代的國師。 後日本高僧空海來唐,將此宗傳入日本。該宗大盛。 上所陳述,是隋唐間諸宗派的概略而已。究竟其內容之 得失,各派之長短,固非淺識者所能言﹔亦不是本篇所可論 及的了。 三 中國佛教之特質 佛教傳入中國,與中國文化同化以後,形成中國佛教獨 有之特質。由中國傳入日本,又有日本佛教特質之鑄成。中 國接受佛教文化以後本身的中國文化,受其影響,固匪淺鮮 ﹔同時,對於佛教的介紹與融合的能力也很鉅大。梁任公先 生曾道及中國佛教的特質數點, (詳「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 大勢」,梁任公文選,卷十二,五九一頁,上海文化書局版 。) 頗為中肯。不過,愚見所及,略有出入。試判析如左: 第一、自唐以後,印度無佛學,繼其衣缽者為中國。釋 尊設教於印度,但佛滅度後數百年間,印度所傳,祇是小乘 ﹔而小乘中,復鳴異見。至滅後第五世紀,外道繁起,數論 、勝論的思想,有代佛教而披靡全印度之勢。六世紀末,馬 鳴出﹔七世紀有龍樹、提婆﹔十一世紀的清辨、護法﹔十二 、三世紀有戒賢、智光。傳至戒、智的時期,正宗的佛教, 已形成「岌岌可危」的局面 76頁 。適有玄奘西度,隨戒賢受法﹔把千餘年一脈相傳唯識瑜珈 的教理,滿載而歸。自此以往,印度婆羅門教,印度教繼踵 而起,日以論爭為事﹔而燦爛的佛教,乃絕踵於印土。但是 ,玄奘傳法歸唐以後,中國佛教的理論,發達已臻極頂。不 料唐宋以後,好佛者祇信而不學﹔遂致佛理中絕。清末楊仁 山先生起,中興龍樹無著之學。民國肇興,宜黃歐陽師竟無 ,及其高足呂師秋逸繼仁山先生之遺志,廣佈中道教義,為 全國碩學所注目。今日歐西及日本佛教的研究,固日益臻盛 ,但以其似偏重於言語材料及歷史的考據方面,故對於教理 的貫通一點,中國的佛教大師及碩學者流,實「高出一籌」 的。我很希望愛護文化的時賢諸公,繼續的保存著這一縷的 光芒,把它發揮而光大起來﹗這一點,梁先生曾道及之﹔淺 學者亦頗贊和。 第二、中國所傳佛學雖大乘,而實際生活之體驗,為小 乘。梁先生祇道及一半﹔但是,我總覺得中國佛教徒的實際 生活,是小乘無疑。本來,佛教流佈,西訖波斯,北盡鮮卑 (西伯利亞方面) ,南至暹羅,東極日本,亞洲中大小百數 十國,無不有佛教徒之踵跡﹔時至今日,更被及於歐西各國 。但是,他們理論的接受,似偏重於小乘。就是西藏、蒙古 ,雖號稱「佛教之邦」,然而,充滿是密教的空氣﹔華嚴、 法華的妙旨,幾無一人領受﹗但是,中國是「別樹一幟」的 。隋唐時季,小乘影跡,幾乎全絕。儒家有所謂「非秦漢以 前之書不讀」﹔而佛家則以展誦大乘經典為號召。這一半因 為中國先有老莊思想開其脾味,一半因為中國民族素來是慣 於有「好高鶩遠」 77頁 之冥想﹔所以印度佛教,尤其大乘教義,在某一點上,與中 國民族的思想,不謀而符合。不過,大乘信者的實際生活呢 ﹖仍舊脫不了「硜硜然小丈夫」的氣概。惟一的精進之途, 還是在典籍中討生活﹔章句中翻身兒罷了。實際的生活,始 終受儒家教義所支配。雖然有些「臨難不苟免」,「白刃臨 頭還一笑」的英雄俊傑,他們的行為,近乎佛家所謂之菩薩 道。其實,還是儒教「捨身救仁」的道義趨然吧﹖披袈裟的 僧侶們的生活,是充滿著小乘氣派。真正的大乘精神,能把 它融合到實際生活堶悸滿A真如「鳳毛麟角」﹗ 第三、中國佛教之判教立宗精神。本來,佛以「一圓音 而說法」,無大小乘之分,聲聞緣覺之別。因聽者稟質不同 ,則所獲迥異﹔致有大小乘立,聲聞緣覺道殊。甚至佛滅度 後,嘗因細微之辯,有部派的形成。不過,樹立多宗,實由 中國創始。隋唐之季,好佛者尤致力於判教。各執一種的經 論,而立宗派,這為印度佛教之所無。不過,按照今日所謂 科學方法來衡判,學問愈分門類則愈專。又如大學院系分得 愈仔細,則教學之效率,愈見密緻。那麼,中國佛教堶悸 分宗立派,揆其原旨,不外「精益求精」之意。然而,有些 執著宗派之見者,不免各存「門戶之見,」作「黨同異伐」 之爭,這卻與佛陀立教根本的旨趣相衝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