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觀音像造形研究

陳清香
空大人文學報第二期
1993.04.20
頁51-70


. 頁51 摘要 在佛教藝術史的長流中,觀音菩薩像的創作是最普遍的題材之一 ,而觀音像外形,又以變化豐富而著稱,而諸多不同外形中,又以千 手觀音最為獨特。 千手觀音是密教六觀音之一,其儀軌的入華,可能在北周或初唐 ,至於表現在藝術創作上,在京洛地區,已鮮有唐以前的遺晼C但在 四川石窟造像上,尚可尋獲不少盛唐、晚唐的遺例。多半是以浮雕或 高浮雕的方式表現之,有坐、立、及善跏坐三種姿勢,其中手臂除了 腹前、當胸肩上等數十雙立體的表現之外,其餘千手均以放射性的排 成圓形,布列在觀音像肩後四周,和觀音的光輪結成一體。   宋代以後,造形趨於立體化,更有千手均實際雕出,手中具各持 物的遺例,明代的佳作尤多,到了清代,造形更有新的突破,除了以 傳統的正面觀表現之外,又出現了四面千手觀音像的式樣,千手觀音 立於五百羅漢堂的字路口,四個方向都可看到千手觀音的正面,手臂 也真實的具千隻以上。   千手觀音的創作在中國流行逾千年,在圖像學上,始終秉持著面 容圓滿,姿勢正面觀,手臂呈放射狀,由內而外,左右對稱等安定均 衡的美感。在宗教上,千手觀音是密教修持法門的一種,如手印、趺 坐姿勢象徵著「修定」。而眉心白毫,手上日月輪,千手環成的光輪 等,則代表光明、智慧。從垂廉雙目的神情,則又說明了慈悲、念容 等。而千手的持物則更表現了救苦救難,滿人所願的誓願。   本文列舉唐宋元明清等歷代的千手觀音造像遺例,以說明其時代 的特徵,宗教的含義,圖象學的美感等等。 頁52 一、前言   佛教於東漢時代首度傳入中國後,逐漸對中國的政教民心、社會 風尚、學術思想、文藝創作等,產生了至深且鉅的影響,其中對於藝 術方向的啟發和貢獻,更是廣闊而久遠。   翻開魏晉南北朝的藝術史,明顯的看出佛教題材幾乎囊括了所有 雕塑和繪畫,而其風貌則殆為印度式樣。至於建築與工藝,則亦時時 現出西域色彩。直至隋唐,此種創作風潮,更因融合漢族傳統作風而 盛至極頂點。兩宋以後,外來的題材與作風雖然逐漸式微,但佛教的 思想與佛教形式的藝術卻已根深蒂固的植於民心,是故宋、元、明、 清以下,佛教或不若前朝之興盛,而佛教藝術的創作卻未中止,且式 樣翻新,有時代性的作品遺世。   佛像是歷代佛教藝術題材之中,最不可或缺的一環。廣義的佛像 ,包括諸尊佛像、諸菩薩像、羅漢像等等。自漢末至隋唐,佛像代表 至尊至貴,是智慧圓滿、光壽無量的象徵。唐代以後,佛像以外,菩 薩像的創作逐漸增加,宋明之際,菩薩像更有居殿堂之主尊,而改變 了他原為佛的H侍地位。在眾多中國人所崇奉的菩薩之中,觀音是最 普遍最久遠的一位。觀音像的外形,則是變化最為豐富的一位,而在 諸多變化的外形中,千手觀音最繁複、最獨特,本文便是以千手觀音 像為例,來深討那圖像外形的特徵、含義,在中國流布的大要,從而 瞭解佛教與中國藝術的深厚關係。   要討論千手觀音,首先要從觀音的名號、含義談起。觀音菩薩舊 稱光世音、觀世音、新譯觀世自在、觀自在。其義為「觀世人稱彼菩 薩名之音而垂救。」所謂「苦惱眾生,一心稱名,菩薩即時觀其音聲 ,皆得解脫,以是名觀世意。」(註1)至於稱「觀世自在」者,其含 義為「觀世界形相能自在無礙,對苦惱眾生能自在拔苦與樂。」所謂 「於事理無礙之境,觀達自在,故立此名,又應機往救,自在無關, 故以為外,前釋就智,後釋就悲。」(註2)   至於觀音的形象,是依佛教的經典依據而創作,在近二千年的思 想傳承,顯教有三大經典,直接影響到觀音的造形:   一是依觀無量壽佛經所載,觀音菩薩是西方極樂教主阿彌陀佛的 H侍菩薩、和大勢至菩薩共同襄贊阿彌陀佛的教化。其外形有花冠、 瓔珞等嚴飾之,莊嚴華麗。 頁53   二是依妙法蓮華經所載,在「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觀音菩薩 發大慈悲願力,為救渡眾生遠離苦難,而方便顯化,現三十二應化身 。(註3)此一系統的觀音外形,是可以變化萬千的。   三是依大方廣華嚴經所載,觀音住在南方光明山之西方,阿流泉 浴池,林木鬱茂之處。這一系統的觀音像,有著清淨雅潔的林泉之地 為背景。   除了顯教的三大經典依據之外,另有密教觀音像,早在隋唐之間 ,已流行六觀音(註4)、七觀音、三十三觀音(註5)等。屬於密教 的六觀音,多是多臂多首,千手觀音便是其中之一。   觀音何以要現多首多臂,千手觀音便是其中之一。   觀音何以要現多首多臂,其思想來源,除依法華經所述,為方便 渡眾,而隨機顯現之外,唐中宗年間天竺沙門般刺密帝所譯楞嚴經更 為其確切之思想根源,經中敘述觀世音菩薩,以修證圓通無上道故, 能現眾多妙容,由一首乃至一百八百、千首、萬首、八萬四千燦迦羅 首。由二臂、四臂、乃至一百八臂、千臂、萬臂、八萬四千毋陀羅臂 ,由二目、三目、乃至一百八目、千目、萬目、八萬四千清淨寶目( 註6)。   由是可知,觀音現眾多之面貌,眾多之手臂,眾多之眼睛,都是 為了方便渡眾。   有關觀音菩薩像的系統、傳承,以及歷代遺下來的實例,其造形 作風,筆者已曾在「觀音菩薩的形像研究」及「觀音造像系統溯源」 (註7)等文中討論過了。本文僅就其中之「千手觀音像」,再作進一 步的探討。 二、千手觀音儀軌、經咒的輸入   千手觀音,為千手千眼觀音菩薩的省稱,亦稱千眼千臂觀音菩薩 ,是密教六觀音中,形像最複雜、持物最繁瑣的菩薩。密部觀音一向 以多臂多首的造形,有別於顯教觀音。而多首多臂的菩薩儀軌、修持 法門,最早在北周時代天竺高僧耶舍崛多(闍那崌多)來華,譯出「 十一面觀音神咒」時,便已流傳中原的。細讀「十一面觀音神咒」的 內容,雖然未提到「千手」之言、但同屬密部,多臂之相,有可能已 流布。   闍那崛多後曾應邀入四川,任益州僧主,千手觀音造像儀軌,有 可能在當時已 頁54 入蜀,因在四川樂至清涼山有一千手觀音造像,造型較為特殊,相鄰 的一佛龕具有北周風格,或許此一千手觀音同屬北周時期的造像,如 是,則將是中國培內最早的千手觀音像。   闍那崛多除了譯出十一面觀音神咒外,還有沒有譯出其他的千手 經咒,則無法證實。而傳世的千手經儀軌則譯成於初唐,當高祖武德 年間(618-627),有中天竺的婆羅門僧睢多提婆,攜帶圖畫經本手 印至京師晉見皇帝,武德皇帝看了不甚重視,婆羅門僧人只得失望而 返。到了貞觀年間,另有北天竺僧人,攜帶了「千臂千眼陀羅尼梵本 」,到長安進謁太宗,太宗命大總持寺的住持智通法師,共同譯出經 咒及手印等。智通雖譯出,但未獲流傳。   後來又有西來梵僧持一經夾請智通法師譯出,但缺身咒一科。另 有北天竺婆羅門僧「蘇伽施」,每天都虔誠的結壇修持觀音法門,且 密不示人,雖屢經常州正勤寺住持慧琳諮詢,才漸告知一二。   後經過清信士李太一,將此梵本潤色成章,且備書梵音,加上身 咒。此梵本再配合智通的前譯本(即缺身咒者),於是完成了有經文 手印咒語的足本。   佛授記寺的婆羅門僧「達摩戰陀」奉制翻譯梵本之餘,又將千臂 觀音畫成圖像,進呈皇帝。皇帝看了之後,再命宮女將圖繡成,也使 匠人畫出,以便於流布天下。   以上是初唐之際,千手觀音的經咒儀軌,初步流傳的大要,事眼 「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序」(註8)所載。   到了盛唐,西域高僧絡驛不絕的來華,如菩提流志、伽梵達摩、 三昧蘇縛羅等人,以及開元年間相繼入京的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 不空金剛等密教阿闍黎,在傳法之際,也各自譯出了千手觀音的念誦 、修行儀軌等。(註9)   雖然千手觀音的形象儀軌、經咒等,屢次由梵僧攜入京師,譯本 也逐漸流布中。但是真正將之圖成法相,或雕成具象,以作成修法的 依據者,則是盛唐以後。其中最早將之塑成千手大慈像者,相傳是楊 惠之。   楊惠之是唐開元中與吳道子同時學習張僧繇的筆法,後因吳道子 的畫藝名聲獨顯,楊惠之便畫移就塑,終成一代大師。(註10)   楊惠之長於塑作道釋人物像,曾塑過佛像、菩薩像、觀音像、維 摩像、羅漢像、天王像、護法神像等,因有「塑聖」之名,因之他塑 作千手觀音的手法,直到宋代,仍被人奉為宗師,黃庭堅金堂縣慶善 院大悲閣記云: 頁55   「縣南有僧坊曰天王院,天聖中賜名慶善,為金五百楹,成於僧 化之師文紀,至化之乃度作千手眼大悲菩薩,積十五年而功乃成,用 錢至一千萬,然後聖相圓滿,千手所持,多象犀珠金,聞見增出,無 一臂不用,不以人功歲計所能辦也。觀者傾動,或至懺悔涕泣。按千 手眼大悲菩薩者,觀世音之化相也,唯觀世音應物現形,或至八萬四 千手眼。昔楊惠之以塑工妙天下,為八萬四千不可措手,故作千手眼 相,曰『後世雖有善工,不能加也』已而果然,今之作者,皆祖惠之 云。」(註11)   千手觀音雖然在盛唐時代已然創作,且在京師流傳,但中原一帶 的唐代遺物甚鮮,或許是因受到會昌法難的摧殘,而無存。今日欲稍 作了解唐代中原的千手觀音造形,只有自日本奈良寺院中的千手觀音 像去揣摩了,如奈良唐招提寺內的千手觀音像是唐代高僧鑒真和尚督 工監造,其造形應是去唐風不遠。(註12) 三、四川石窟中的唐代千手觀音雕像   雖然中原華北一帶,不易尋獲唐代所造的千手觀音,但遠在川西 的石刻造像中,卻仍可見到一些珍貴的遺例,前述的樂至清涼山千手 觀音像,是否是北周遺物,仍待進一步考證,其他如丹稜鄭山、邛崍 石筍山、資中北崖、大足北山等,都可見到那和觀經變、天王像等櫛 比並排的千手觀音龕像。   若依密教經典所描繪的千手觀音之形像,歸納之,有十一面四十 二壁臂、一面千臂、二十七面千臂、五百面千臂等不同的造形。(註 13)   但若依李已生對四川石刻千手觀音的歸納,則認為基本造形有三 式,他說:   「千手觀音造像以法、報、應三身和所依經典軌不同,以及圖像 設計者和匠師採用畫樣有所增刪,因此造像的內容和形式頗有差異。 大致可歸納為三種類型,一、立式,菩薩三面六臂立蓮台,高浮雕形 式,其餘數百手以陰紋線刻,如安岳臥佛院造像;二、結跏趺坐式, 菩薩坐多級蓮台,頂有寶蓋,四十手以高浮雕形式處理,其餘手規整 排列於多層同心圓弧形的身光中作輻射狀,左右壁面浮雕雲朵,或劃 分為三段,其中佈置佛、菩薩及諸護法天神群像,如丹稜鄭山、邛崍 石筍山等處造像;三、善跏趺坐式,此類造像最為普遍,菩薩垂雙腳 踏兩朵小蓮花,左右壁面多雕刻雲朵,其中分組排列佛、菩薩及二十 八部眾諸護法神像。菩薩座左右,分別跪一貧一富人物,接受菩薩手 中的金錢或甘露,六臂大火頭明王之下跪豬頭人身遮文荼,象頭人身 毗那夜伽天,如資中北崖,大足北山等處造像。以上三種類型據造像 頁56 題記和藝術形式推測,可能立式造於開元天寶時,結跏趺坐式出現於 天寶、大歷年間,善跏趺坐式多出現於晚唐,其中以丹稜鄭山造像最 為類美,人物眾多,雕刻細緻工整,樂山凌雲寺,邛崍石筍山,大足 北山造像較為莊嚴宏偉。」(註14)   例如丹稜鄭山第六四號千手觀音龕,龕高一二五公分,內刻千手 觀音像,高一○○公分,是盛唐時代的遺作,觀音菩薩作結跏趺坐式 ,寶相面部已殘,但高高突起的肉髻,下垂的眼簾和雙手,仍是完好 ,菩薩身披輕柔薄衣,衣摺細緻流暢,垂及寶座之下,從殘存面相和 體態,明顯的看出那屬盛唐的豐腴造形。(圖1)   菩薩身前兩手當胸合十,腹前兩手作禪定印,肩上兩手上舉小坐 佛,身測約有二十手,有部分殘缺,手中各持有日月法輪等寶物。菩 薩的光背,是由密集的線刻小手排列成輻射狀,既表示了千手之意, 又有裝飾作用,增加觀音所具有的慈悲願力和無邊法力。在觀音兩側 上方,左右對稱地安排了四尊六臂如意輪觀音,其中有一尊作半跏思 惟像,形象極為生動。   觀音寶相左右四周壁面浮雕著諸佛、菩薩、天人以及設法神眾, 在朵朵彩雲圍繞中,神態生動傳神。   至於安岳臥佛院第四五號窟左壁千手觀音像,像高一三五公分, 像作立姿,三面六臂為主體雕出,而千手是以陰刻線布滿於岩面,成 了菩薩光背的一部分。菩薩腳跟前有二庶民,身高不及菩薩的十分之 一,仰首舉臂,對著菩薩祈願,此應是表現了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 品中,菩薩應機施救於苦惱眾生的情景。(圖2)   至於邛崍石筍山第三號千手觀音龕,是為中唐所雕,龕高二八○ 公分,全龕呈方形,內有造像一百一十四,主尊千手觀音結跏趺坐於 高平台上,寶冠高聳,面容豐腴,有圓雕十八雙手臂,當胸合十一雙 ,腹前禪定印一雙,另十四雙自腰肩伸向四周,各持法器。身後線刻 、裙裳上的花飾等,均十分華麗,呈現出四川一地特殊的風格。(圖 3)   此窟龕內左右壁滿刻造像,布局呈三層,有比丘、天人、命婦、 老人、胡人、神將等等,饒有風味。   唐代的千手觀音,傳世甚鮮,四川一地卻獨留不少稀世石雕,當 會昌法難時,天下佛法皆禁,重視相教的密完,在中原受挫最大,但 四川卻倖免於難。除了千手觀音外,其他屬於密教題材的石雕,也所 在多有,足證密宗在四川必有相當興盛的傳法,晚唐時柳本尊以修苦 行開設道場,使佛法能永住在世,昭垂百代。 頁57 四、宋代千手觀音像   宋代的觀音信仰仍然盛行,北方在契丹統治的遼境,融合華嚴思 想和密教系統而創作的「白衣觀音」、「十一面觀音」等,其作風沿 襲了唐代造形,但遺至今日,「千手觀音」卻較鮮見。而位於宋國境 內的河北正定隆興寺,其大悲閣內的本尊銅鑄金裝千手觀音像,卻是 史所罕見的金銅巨像,是北宋開寶四年(971)由宋太祖趙匡胤敕命鑄 造的。(圖4)   本尊觀音共有四十二臂,二主臂合十於胸前,左右H各二十臂呈 輻射狀,手中分執日月、寶劍、淨瓶、寶鏡、寶杖、塵拂、金剛杵等 物。觀音像全身原是銅鑄、高二二公尺。但手臂除當胸合十之外,其 餘四十手毀於清乾隆年間,現在的四十臂是1944年重修大悲閣時補加 的木臂。全像分七段鑄成:第一段鑄蓮花台座,第二段鑄至膝部,第 三段鑄至臍輪,第四段鑄至胸臆,第五段鑄至腋下,第六段鑄至肩部 ,第七段鑄至頭頂。通身天衣無縫,比例合度,其形制之巨,雕工之 精,實國內罕見,鑄造過程中,趙匡胤三度審閱。菩薩表情靜穆仁慈 ,衣飾繁麗,自然熨貼。堪稱北宋千手觀音最佳之作。(註15)   至於南方的千手觀音遺例之中,還是以四川一地較為豐富,除了 前述的丹稜、邛崍、安岳之外,大足尤多。大足北山石窟始創於唐末 昌州刺史韋君靖,歷經五代、兩宋,現存窟數二九四。甚中第四、六 ○、二一八、二三五、二四三、二七三、二八○等窟,均刻有千手觀 音(註16),而第二十二窟在民國34年(1945)楊家駱等人發現時, 亦仍有千手觀音,但1990年夏,筆者率團前往考察時,窟內彫像已毀 ,但從所拍攝照片中,仍可見到唐風的濃厚。(註17)(圖5)   北山二四三窟及二七三窟內之千手觀音,均為五代所刻,且都作 倚坐善跏式,手臂為二十雙。(註18)   至於南宋時代的千手觀音,則寶頂山第八摩崖的巨大石刻是石質 崖雕中,最宏偉最具特色者,也是千手觀音造像史上,創作技巧的一 大突破。因菩薩的千手不再省略,不再僅以線刻代替,而是十足寫實 的千隻手。   第八摩崖通高七六○公分,寬一二五○公分。千手觀音像端身趺 坐於龕中,像高三公尺,觀音首戴天冠,冠上雕化佛像八尊、自冠垂 擱於膝上,其餘無數手臂均由身後及身旁外申出,左右對稱,通布崖 壁。而千手中各具一眼,各持法物。( 頁58 圖6)楊家駱教授在民國三十四年調查後曰:   「向來刻千手千眼觀音者,只不過多刻數手,以示手多之意,而 此則真有千手,且從一體伸,恍如自然天生,掌中一眼,每手各持一 物,金碧輝煌,令人觀之,心搖目眩。   我曾站在像下仰視,各手如在擺動,鬼斧神工,真令人有觀止之 歎!」(註19)   誠然,在高不過三公尺的主像左右上下,像孔雀開屏似的序列千 手,分布在八十八平方公尺的崖面上,手持各種法器,姿態無一雷同 ,加以敷金重彩,絢爛耀眼,益發顯示出觀音的無上的法力與悲願, 1990年筆者率團前往瞻仰時更再三的頂禮、瞻仰,仰迴不忍離去。 五、元代千手觀音像   蔡古人雖以強大的軍隊征服西藏,但卻終而皈依西藏佛教,並且 尊薩迦派的祖師「八思巴」(1235∼1280)為國師(註20),賜玉印 ,使掌理全國的佛教和藏族地區的事務,當時奉命參與造金塔的尼泊 爾僧人「阿尼哥」,曾隨同八思巴到達大都,在大都製作「梵像」。 所謂「梵像」是指印度帕拉(Pala)王朝的造像式樣它融合了印度佛 教和興都教(Hinduism)而成的特殊密教風格(註21)。此風格經尼 泊爾僧人阿尼哥之手而傳入大都。   「大德九年,司徒阿尼哥奉皇后懿旨,以銅鑄造阿彌陀等五佛, 又塑造千手千眼大慈悲菩薩及左右菩薩等八尊像。」(註22)   大德九年為1305年,約在十四世紀初,阿尼哥與其子阿僧哥父子 二人在京師創作梵像,並傳授其技法。數十年間,塑作道教像及梵相 ,堪稱絕藝,父子幾乎是專造宮內佛像,因元代皇帝不許他為民間造 像,他的作品幾為皇室壟斷。(註23)   阿尼哥有弟子劉元,也善造「西天梵相」,但民間畫造千手觀音 ,並不多見,傳世的元代千手大悲像均儀軌繁瑣,製作嚴謹。茲舉敦 煌莫高窟第三號窟壁畫千手觀音為例。   元代敦煌莫高窟第三號窟北壁,縱二○○公分,橫二四○公分, 通壁畫滿了千手觀音。(註24)   此千手觀音面有三眼,面相豐圓,頭戴寶冠,斜披天衣,腰繫長 裙,胸飾瓔珞,神態端莊,立於蓮花之上,其千臂,作輻射狀佈滿壁 面,掌中各有一眼,形成光 頁59 背,十分光燦,菩薩兩側配有吉祥天、婆藪天,上空飛天持花供養, 均容貌俊秀,神采奕奕。其南壁亦會有千手觀音像,造形亦同。(圖 7)   元代的敦煌壁畫,技法上仍因襲了初唐畫家的鐵線描法,勾出顏 面、手臂、手指、雙足等等,又有盛唐所用的蘭葉描、折蘆描,以及 釘頭鼠尾描等,以表現繁複的衣紋、飄帶。運筆準確熟練,線條變化 也體現出質感。尤其是手臂用鐵線描不加曇飾,便能顯出立體感,是 充分發揮了線描造形的功能。 六、明代的千手觀音   明代是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專制時代,不過自開國君主朱元璋起 ,多數的皇帝都是保護佛教,禮遇僧侶,如太祖早年曾在皇覺寺出家 為,僧成祖的得國得力於高僧道衍的幫助。太祖又廢除唐宋以來鬻牒 度僧的制度,對出家人開方便之門。因此佛教雖未如唐代以前的盛況 ,但也沒有毀佛的政治措施。   在千手觀音的造作上,大抵沿襲元例,一般說,明代前期帕拉作 風餘韻猶存,後期則中原顯教式樣較濃。   明代的千手觀音為例甚多,最有名者如山西太原崇善寺大悲殿內 須彌座上的三尊泥塑菩薩立像,正立便是千手觀音像,高八.三公尺 ,是明初的作品。(圖8)   此千手觀音像,像身高大,身姿秀美,比例適中,尤其相貌,一 握宋代一般造像的纖細文弱作風,恢復唐代的豐滿圓潤造形,如寬廣 的額頭、疏朗的眉宇、垂簾的雙目等,處處表現出菩薩本具的慈悲和 智慧。   本尊像的千手塑成圓形放射狀,形成光背,一如唐宋時代的千手 觀音壁畫或雕像,而實際上立體的手臂,左右僅各二十臂。   崇善寺建於明洪武年間,原是明太祖御批准建,晉王府官修的寺 院,完成於洪武二十四年(1668),規模宏大,佔地達二百四十五畝 ,但重要院落如大雄寶殿等今已毀佚,只存大悲殿。而殿內的千手觀 音像,既是官修,則代表了明初,朝廷對佛教的推崇和保護,也遺留 了明代繼承元朝密教信仰的餘緒。   晉王朱棡斥資興建崇善寺,原是為超荐其母親馬皇后。本尊千手 觀音的面容豐滿,體軀福泰,身上飾物不多,卻充滿了雍容華貴的氣 息,在慈容中閃耀著一般女性的光輝,令人懷念起那自幼貧賤的馬皇 后,輔助朱元璋在堅苦卓絕中完成了帝業。此千手觀音多少是反映馬 皇后的淑德懿行。(註25)整體式樣而言,卻是融合了元代梵 頁60 像特徵和傳統顯教作風而成。   山西省氣侯乾燥,保持古代木造建築較多,連帶木造寺院內的佛 像也因之得以存世,其中屬於明代物者,比比皆是。除了太原崇善寺 之外,平遙縣雙林寺內,大雄寶殿西側廡的主尊,便是一尊彩塑千手 觀音。(圖9)   此觀音像高三四五公分,作結跏趺坐式,四周布滿了數百尊小型 懸塑菩薩像。主尊菩薩頭戴龕形額子寶冠,胸佩珠寶瓔珞,衣帶隨體 下垂,下身圍紅裙。此像面貌端莊圓滿,五官與體軀比例適中,手臂 計二十六隻,隻隻各持法器,臂腕戴環釧,襯托出圓潤而豐腴的肌膚 。   整體概括之,此尊菩薩除腰較纖細,遺有元代帕拉作風之外,其 他如額上不畫第三支眼,千手掌中亦未畫眼目,也沒有用千手掌環圍 而成的光背,寶冠之上未加多首,凡此種種,可知密教嚴密的儀軌已 漸脫離,而走向人間化、生活化的造像趨勢。細細瞻仰此尊觀音,除 了手臂「多」以外,其他各部分實已與皇室貴族中的婦女無異。   五台山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以供奉文殊菩薩聞名,至明代 已有百餘間寺院,永樂十四年(1416),藏傳佛教格魯派祖師宗喀巴 的大弟子蔣全曲爾計至五台山圓照寺弘傳密教,從此五台山也傳入了 黃教。在黃教濃厚的氣氛下,塑像、鑄像均籠罩在一片繁複而神秘的 儀軌之下,文殊菩薩的造形,尤是。(註26)   在南台之北有金閣寺,地勢居高臨下,殿宇巍峨,內供一尊千手 觀音,高十七.七公尺,是五台山第一大塑像。(圖10)   此尊泥塑像,全身貼金泊,像作立姿,寶冠高聳,耳大而長,面 容端莊,左右手臂各二十,所持法器,各有千秋,據明嘉靖三十七年 (1558)八月立的「五台山重建金閣寺造立佛五丈三尺金身行實碑記 」所記述:   「此寺創建於唐代貞觀元年......有釋道義而來,悟入金閣寺.. ....」   知寺建於七世紀的627年,但今存建築及塑像則為明代所立,千手 觀音像就外形而言,應屬明代後期的作風,有顯密合流的趨勢。 七、清代的千手觀音   明代佛教造像,原已逐漸脫除密教神秘的外衣,而表現出較人間 相的造形,不過入清後,朝廷大力支持喇嘛教的措施下,凡屬皇室所 修的殿宇及佛像,均又覆蓋 頁61 住濃厚的色彩,承德市普寧寺大乘閣的千手觀音,僅是一例而已。   承德市普寧寺大乘閣內的千手觀像,是現存中國境內最大的木雕 彩漆觀音像,高達二二.二八公尺,是立姿的觀音像,其頭戴寶冠, 身佩瓔珞,額頭寬廣,中有一眼,雙目慈悲,面貌端莊。建於乾隆二 十年(1755)(圖11)   此像左右各有二十隻手,每隻手心有一隻眼,共四十隻手,四十 隻眼,每手分別持有日、月、坤乾帶、寶輪、法螺、寶傘、^、 、 錫杖、金剛杵、寶瓶、權、劍、缽、如意珠、鐸、鈴、杵、紅蓮花、 白蓮花等法器。   此像旁東侍「婆娑仙人」,西侍「功德天女」,均高十八公尺的 木雕,成為一組壯觀清式藏傳佛教木雕像,由內廷專責主持,不同於 五台山、大同等地的梵像。(註27)   清代的千手觀音像,或許為了表現那周遍法界,圓融無礙的華嚴 境界,在二度空間表現的繪畫中,已將千手畫成布滿周圍的光環,此 種造形進一步雕成立體後,已具三度空間的表現法。如今更進一步, 將只有正面觀的觀音像雕成了四面觀,成了四面千手觀音像。開封相 國寺的羅漢堂內,便有一尊。(圖12)   河南開封大相國寺,創建於北齊天保年間,經過幾度荒廢和翻修 也幾經繁華盛況,至今所遺天王殿、大雄寶殿、羅漢殿等相當有名。 羅漢殿呈八角堂,周圍有八角迴廊迴繞,原奉五百羅漢今已不見,但 只見一尊由一梱公孫樹所雕成的四面觀音像立在高壇上。(註28)   此尊四面觀音像,造於乾隆年間(1736∼1794)高五公尺。正面 觀之頂上戴七寶五佛冠,面容飽滿寬廣,其手壁除胸前合十、腹前禪 定印,肩上化佛手等三雙之外,其餘千手放射狀的自身後放射而出。 身上衣紋與瓔珞,在簡潔的刻紋中,有細緻流暢的表現。正面觀如此 ,其餘三面亦復如是,總計手臂共一○四八隻,比之南宋大足寶頂山 的石刻千手觀音的一千零七隻更多。   這是由一梱巨大的銀杏樹雕刻而成,彌足珍貴。   另外在四川成都新都寶光寺內的五百羅漢堂內,也有一尊四面千 手觀音像,具十一面四十臂的造形,和大相國寺不同的是,手臂較為 寫實,手中分別持寶劍、日月輪、化佛、金剛杵、屈尺、寶塔等等, 十分生動。(註29)(圖13)   明清以來的千手觀音像,在民間已有顯密合流之勢,在台灣早期 的寺院,絕大多數都供奉觀音,千手觀音也不在少數。但這些千手大 悲像,既非承襲唐代中原密教的儀軌,也非元代帕拉式樣的梵像,更 不同於藏傳的千手像。那是將密教部分的 頁62 千手儀軌,加上顯教所崇奉觀音的行願德容融會一體了。 八、千手觀音像在圖像學上的美感   綜合以上所述,自盛唐經宋元迄明清等歷代千手觀音像遺例看來 ,始於北周或初唐的密教觀音像儀軌,奠定了千餘年來多臂的千手觀 音的造像式樣,此式樣在基本上,均秉持著幾個原則。   (一)觀音的面容,不管三面、九面、十一面、或五百面,其面恆 是表現出端正圓滿,眼目垂簾,露出慈悲神情。在中國的人物或佛像 造像史上,唐代豐圓、宋代瘦長,明清則或寬廣或沿襲宋代的人間相 。但是千手觀音像,自盛唐創作了豐腴的容貌後,千年以來,始終秉 持著一貫的豐滿、一貫的圓碩,即使是處於以橢圓瘦長形臉蛋為審美 標準的宋代,千手觀音的顏面依然不改初衷,這是與其他題材不同的 一端。   (二)若依千手經等所記載的儀軌而言,觀音菩薩雖有一面千臂、 十一面四十臂、二十七面手臂、五百面千臂等不同的造形,但實際上 ,真正完全依經軌造作的觀音像並不多。世傳的千手大悲像,多半是 二十手、二十六手、四十手、四十二手等,真正立體寫實的具千手者 僅一、二孤例而已。   初期造畫千手觀音,是以具體的數十隻代表之,而其他多手或以 線刻或作畫,排列成圓形若光環狀。後期此種以小手排列成的光環逐 漸省略去,只遺下具體寫真的手臂而已。因此學者往往將之歸納成, 實際千手和僅數十手者二大類。   (三)就圖像學的探討,無論是數十手或實際千手,其姿態是依人 體視覺上最圓滿最安定者而設定,以「當胸合之」為起始,而「腹前 禪定印」次之,「頂上化佛手」而三,此三雙手的手印是千手觀音最 基本的手印。只有極少數的例外,一般千手大悲像均具之。由此三手 印為基準,再衍出其他日月手、金剛手、或楊枝手等等,其手的排列 方式,恆是放射狀,且由內而外,具左右對稱,使人視之,有著均衡 的美感。   而進而觀之,數十隻手臂整齊排列,金碧輝煌,有前有後,有上 有下,在頂禮瞙拜之餘,再注目瞻仰之餘,似乎菩薩的每隻手臂正在 晃動,正在表現著一種動感之美,使人們的心靈不知不覺的產生了悸 動。   再者,由數十隻具體的手臂之後,襯以千隻直線放射狀的小手, 觀音看到的是 頁63 圓滿無礙的光芒。因之,千手的排列,先由三手印以表安定之美,再 進而有均衡之美,動感之美。手臂排列的圖像予人的美感是無盡的。   就時代的演進而言,初期的唐代千手觀音,多作浮彫或高浮彫式 樣,將千手幻成光輪,千隻手只是抽象的表現。到了宋明時期,逐漸 演成真實的、具體的千隻手臂,每隻手臂都是活人肢體的再現。到了 清代,此種單面視觀,似乎不能滿足人們對周遍法界,圓融美感的視 覺要求,再加上羅漢堂的布局之需,因而有四面千手觀音的創作在圖 像學上,似乎由三度空間走向四度空間。 九、千手觀音在宗教上的含義   千手觀音屬於密教圖像,密教修持方法,以三密相印為主,即口 誦真言密咒,心作觀想,手結法印。而且必須由上師單獨面對著佛像 前恭敬的傳法,每一尊佛像,有每一種法門。是故不同威儀姿態的觀 音像,也代表著不同的修法,千手觀音自是眾多觀音法門之一種。   自前述的千手觀音像在圖像學上的美感而言,千手觀音像首先予 人以安定感,也意味著教人修「定」,從雙腿盤膝結跏趺坐,就是定 的開始,一雙手上下重疊於足心上或腹前,也就稱之為「定」。定是 三無漏學之一,要修定,必先修「戒」,由基本的五戒到菩薩戒是在 家佛教徒所持。出家人則有沙彌戒、比丘戒等。由戒而定,由定生慧 ,是三藏十二部諸經論之重心,也是佛法的總綱。而千手觀音像,無 論坐立姿,予人第一感覺,就是「定」。   其次,千手觀音像,在兩眉之中,或額前正中,往往畫上白亳, (也有畫第三隻眼者)白亳象徵光明。千手中有持物為日輪、月輪, 也象徵光明,在具體手臂身後,由千手組成的圖輪光環,是大悲像的 光背,更象徵光明,像身往往全身貼金,以增加亮光度,如此無非表 現了千手觀音通身上下一片光明,而光明就是智慧的象徵,每一尊莊 嚴的千手觀音像,無不自眉宇間透露出無礙的光明、無量的智慧。這 是千手觀音像在宗教上的第二含義。   再者,歷代所遺的觀音像,除了極少數,一般的五官均端正圓滿 ,而兩眼恆是垂簾,此種眼簾下垂所表現的正是「慈悲」、「含容」 的宗教意義,正如法華經所言:「苦惱眾生只要一心稱念觀世音菩薩 名號,菩薩即得施救。」 頁64   菩薩發大慈悲的願力,循聲救苦,普遍接受一切庶民百姓的祈求 ,滿人所願,因此,廣大的受到亞洲人民的崇拜。   至於千手的含義,觀世音菩薩原曾發願普渡,長出千手千眼,以 千手表現護持眾生,千眼表示觀照世界。歷代所造千手觀音像,多數 是只具四十手,以四十手配四十眼配「二十五有」即成千手千眼。所 謂「二十五眼」之「有」,是指「有因有果」。包括欲界的十四有, 色界的七有,無色界的四有,通三界而有二十五種果報,故名「二十 五有」。   依「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云: 「佛告阿難,若為富饒種種珍寶資具者,當於如意珠手。若為 種種不安求安穩者,當於□索手。若為腹中諸病,當於寶缽手 。若為降伏一切魍魎鬼神者,當於寶劍手。若為摧伏一切怨敵 者,當於金剛杵手。若為一切處怖畏不安者。若為眼闇無光明 者,當於日精摩尼手。若為熱毒求清涼者,當於月精摩尼手。 若為榮官益職者,當於寶弓手。若為諸善朋友早相逢者,當為 寶箭手。若為身上種種病者,當於楊枝手。若為除身上惡障難 者,當於白拂手。若為一切善和眷屬者,當於胡瓶手。若為辟 除一切虎狼豺豹諸惡獸者,當為旁牌手。若為一切時處好離官 難者,當於斧鉞手。若為男女僕役者,當於玉環手。若為種種 功德者,當於白蓮華手。若為欲得往生十方淨土者,當於清蓮 華手。若為大智慧者,當於寶鏡手,若為面見十方一切諸佛者 ,當於紫蓮華手。若為地中伏藏者,當於寶篋手。若為仙道者 ,當於五色雲手。若為生梵天者,當於軍遲手。若為往生諸天 宮者,當於紅蓮華手。若為辟除他方逆賊者,當於寶□手。若 為召呼一切諸天善神者,當於寶螺手。若為使令一切鬼神者, 當於髑髏杖手。若為十方諸佛速來援手者,當於數珠手。若為 成就一切上妙梵音聲音,當於寶鐸手。若為口業辭辯巧妙者, 當於寶印手。若為善神龍王常來擁護者,當於俱尸鐵鉤手。若 為慈悲覆護一切眾生者,當於錫杖手。若為一切眾常相恭敬愛 念者,當於合掌手。若為生生之眾不離諸佛邊者,當於化佛手 。若為生生世世常在佛宮殿中,不處胎藏中受身者,當於化宮 殿手。若為多聞廣學者,當於寶經手。若為從今身至佛身菩提 心常不退轉者,當於不退金輪手。若為十方諸佛速摩頂授記者 ,當於頂上化佛手。若為果蓏諸穀稼者,當於蒲萄手。如是可 求之法有其千條,今粗略說少耳。」 頁65   以上是唐代千手觀音四十手臂持物的依據,主要是表現觀音菩薩 妙法無邊,能滿眾人的願望。而四十件物品都屬八世紀時代們常用的 器皿,宋代以後,千手的持物也逐漸有所變更,並非完全依經軌而造 。   元代以後千手的持物,或是受帕拉式樣的影響,或是受到西藏蒙 古遊牧民族用品的影響,而有了很大的改變,其含義也不同,如額的 那只眼睛,象徵觀音的修為已達「三摩」的境地,手持的法輪、法螺 、寶傘、寶幢、蓮花、魚寶瓶、法結等八種法器,象徵著吉祥如意, 至於掌中所握的刀槍、劍、□是表示降服惡魔。而頭側兩手高托的日 月,則象徵主宰宇宙的無量佛法。   在藏傳的法器中,不但造形不類中原,其象徵的含義和唐代傳承 者,也有所相左。   總之千手觀音造像,自唐代開創以來,已歷一千餘年。最造立千 手像,原是為了修持密教法門。一尊觀音像加上經咒手印,就是一個 法門。但隨著時代的改變,造像的目的也就逐漸偏離原始的作用,或 為了追荐先人,或為了宣傳國威。在不是密宗傳法的道場,也處處可 見到那莊嚴而華麗的千手大悲像,他是慈悲和智慧的化身,也是千年 以來中國人審美和信仰的表徵。 附註 註1:見妙法蓮華經。 註2:見法藏之「心經略疏」。 註3:三十二應化身,依法華經觀音普門品所載,為佛身、辟支佛身、 謦聞身、梵王身、帝釋身、自在天身、大自在天身、天大將軍身 、毗沙門身、小王身、長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羅門身、比 丘身、比丘尼身、優婆塞身、優婆夷身、婦女身、童男身、童女 身、天身、龍身、夜叉身、乾闥婆身、阿修羅身、迦樓羅身、緊 那羅身、羅喉羅身、人身、非人身、持金剛神身等。 註4:六觀音:依天台宗之立義,指大悲觀音、師子無畏觀音、大光普 照觀音、天人丈夫觀音、大梵深遠觀音等。此見摩訶止觀及陀羅 尼雜經。若依密教之說,指千手觀音、聖觀音、馬頭觀音、十一 面觀音、准胝觀音、如意輪觀音等。 註5:三十三觀音,除依法華經所藏三十二應化身一說之外,若依密教 說法,為楊柳 頁66 觀音、龍頭觀音、持經觀音、圓光觀音、遊戲觀音、白衣觀音、 蓮臥觀音、瀧見觀音、施藥觀音、魚籃觀音、德王觀音、水月觀 音、一葉觀音、青頸觀音、威德觀音、延命觀音、眾寶觀音、岩 石觀音、能靜觀音、阿耨觀音、阿麼提觀音、葉衣觀音、鎦璃觀 音、多羅尊觀音、哈蜊觀音、六時觀音、普慈觀音、馬郎婦觀音 、合掌觀音、一如觀音、不二觀音、持蓮觀音、灑水觀音。 註6:依般刺密帝所譯「大佛頂首楞嚴經」卷六曰:「由我(指觀世音 菩薩)初獲妙妙聞心、心精遺聞、見聞覺知、不能分隔、成一圓 融、清淨寶覺,故我能現,眾多妙容,能說無邊秘密神咒,其中 或現一首、三首、五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 首、萬首、八萬四千爍迦羅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 、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 八臂、千臂、萬臂、八萬四千、母陀羅臂。二目、三目、四目、 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萬目、八萬四千清淨寶目」 。 註7:「觀音菩薩的形像研究」一文,載於華岡佛學學報第三期,民國 六十二年五月三十日,台北。「觀音造像系統溯源」一文,載於 「佛教藝術」第二期,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台北。 註8:以上情節,見「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序」唐總持寺 沙門智通譯,文載大藏經第二十冊,密教部三。 註9:菩提流志譯有「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姥陀羅尼身經」;伽梵達摩 譯有「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治病合藥經」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 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等;金剛智譯有「千手千眼觀 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咒本「及「千手千眼觀世音 菩薩大身咒本」等;善無畏譯有「千手觀音造次第法儀軌」;三 昧蘇縛羅譯有「千光眼觀自在菩薩秘密法經」;不空金剛譯有「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大悲心陀羅尼」及「大悲心陀羅尼修行念誦 略儀」等。 註10:此據宋劉道醇五代名畫補遺塑作門第六。有關楊惠之的其他生平 、塑作等,見陳清香「楊惠之及保聖寺羅漢像考」簡牘學報第八 期,民國六十八年十一月,台北。 註11:此處節錄黃山谷集,另外古今圖書集成考工典第五卷引太平清話 亦曰:「楊惠之以塑工妙天下,為八萬四千手觀音,不可措手, 故作千手眼,今之作者,皆祖惠之。」 註12:鑒真和尚(668-763),唐揚州大明寺住持,八世紀中,受日本 留學僧邀請, 頁67 於天寶年間東渡傳戒,但經五度航海失敗失明,第六次才渡日成 功,在奈良建唐招提寺,並將律宗傳到日本,對日本文化貢獻至 鉅。 註13:有關這些儀軌內容,見陳清香「大足唐宋佛教崖雕之研究」。民 國六十五年,台灣風物雜誌社。 註14:見李已生「四川石窟雕塑藝術」,中國美術全集雕塑篇第十二。 註15:見「正定隆興寺」,任榮對千手觀音的描述。 註16:見「大足石刻內容總錄」,四川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5年。 註17:見楊家駱「大足唐宋石刻圖」。 註18:見陳清香「大足唐宋佛教崖雕之研究」,民國六十五年,台灣風 物雜誌。 註19:同註一七。 註20:西藏密教在十一世紀中葉以後,逐漸形成寧瑪、噶當、薩迦、格 舉等四派、八思巴為薩迦派第五代祖師,1268年,他奉忽必烈之 命創制「蒙古新字」,完成後被加封帝師,大寶法王,以後大寶 法王成為元、明兩代對西藏佛教領袖的最高封號。 註21:印度帕拉王朝式樣的佛像,吸收興都教(Hinduism)的作風,佛 菩薩像,寶冠高聳,細腰傾斜,誇張胸部,臂釧瓔珞極其華麗。 註22:見「元代畫塑記」。 註23:見楊伯達「秀麗多彩的元明清雕塑」,中國美術全集雕塑編六。 註24:見中國石窟五「敦煌草高窟」,文物出版社,1990年8月。 註25:見「太原崇善寺文物圖錄」,山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 註26:見鍾信、衛令文撰「五台山」,文物出版社,1984年。 註27:見有馬賴底撰「大相國寺」,中國佛教之旅三,1980年。 註28:見成都新都寶光寺,中國佛教之旅三。 頁68 附圖 圖1:四川丹稜鄭山第64號窟 千手觀音坐像 盛唐 圖2:四川安岳石窟臥佛院第45號窟 千手觀音立像 晚唐 圖3:四川邛崍石筍山石窟第3號 龕千手觀音坐像 晚唐 圖4:河北正定隆興寺大悲圖主尊 千手觀音銅像 宋代 頁69 圖5:四川大足石窟北山第22號 龕千手觀音坐像 五代-宋 圖6:四川大足石窟寶頂山第八摩崖 千手觀音巨像 南宋 圖7:敦煌莫高窟第3窟南壁 千手觀音畫像 元代 圖8:山西太原炭善寺千手觀音塑像 明代 圖9:山西平遙雙林寺千手觀音塑像 明代 圖10:山西五台山金閣寺千手觀音塑像 明代 頁70 圖11:承德普寧寺大乘閣千手觀音立像 清代,右圖為菩薩頭部寶相 圖12:開封大相國寺羅漢堂內四面千手觀音像 清代 圖13:四川成都新都寶光寺羅漢堂內四面千手觀音像 清代 (本文承蒙蔡政立居士發心鍵檔、校對,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