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淨土變相的源流及發展
陳清香
頁次:71-97
東方宗教研究第二期(1988年9月)
文殊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一.淨土變相的源流 佛教雖是發源於印度,但是有某些東傳的大乘佛法,卻已在印度 絕跡,甚至找不到絲毫的根源,例如淨土思想及其美術創作便是其中 之一。 淨土思想在中國的流傳,不但時間久遠,而且還影響到東鄰的韓 國及日本,其反映在美術創作中,更是數量豊富而造形壯觀。然而在 印度早期的遺蹟中,卻沒有找到類似淨土變的作品。即使法顯、玄奘 、義淨等人,當年旅行印度時,也只見到釋迦牟尼佛、過去佛、彌勒 菩薩、觀世音菩薩等造像,而未說見到阿彌陀佛像。甚至今日在南傳 的佛教國家,如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境內,也都沒有淨土變的歷 史遺蹟。 就淨土經典的流傳而言,原始的佛教經典,無論南傳或北傳均不 見有阿彌陀佛的記載。而中國初期有關西方極樂世界信仰的重要經典 ,大都是在三、四世紀之際譯成於月支或西域沙門手中,這些經典很 可能在二世紀時貴霜王朝迦膩色伽王提倡佛法時形成的,因一般學者 都認為大多數的大乘經典是由迦濕彌羅或尼泊爾地方出現的。 在中國流行的三大淨土其中之一的阿彌陀淨土之信仰,一般也都 認為是成立於西北印度或中亞一帶,有關阿彌陀佛思想的來源,近代 學者有二派不同的說法,一是主張來自波斯,因西北印度一帶地近波 斯,波斯人信仰祅教,祅教崇拜火或光明之神。阿彌陀佛的無量壽光 之含義便是吸收祅教教義(註1)。另一派學者,則主張阿彌陀佛思想應 源於印度吠陀神話或印度佛教神話而來(註2)。 無論是持源於外來或內部等不同的說法,學者卻一致認為淨土思 想或阿彌陀佛的信仰成立於二世紀的西北印度一帶。至於反映在美術 品上的淨土變相,也可以在古犍陀羅地方找到一些例證,如二、三世 紀所製作的帶著濃厚希臘羅馬作風的大理石雕像中,有不少是「舍衛 城神變」(圖1-2)或佛說法圖的題材,內所雕的往往是佛像坐在由池 海長出的盛開蓮花之上,其四周圍還雕了無數的人物(可能是菩薩或 比丘或供養人),此種布局嚴密,景物眾多的石碑像,應是後代淨土 變相的祖形(註3)。 此種類似淨土變的藝品,雖沒有出現於印度早期的遺蹟,但是淨 土變相中的蓮花化生圖,或蓮花座的式樣,卻有某些蛛絲馬跡可尋, 例如製作於西元前二世紀的印度巴爾戶特(Bharhut)佛塔石柱遺蹟 中,可發現到不少由蓮花心中長出的人像(圖3),或是在蓮花中的 吉祥天女。 又如刻於前一世紀的珊奇(Sanchi)佛塔第一塔東門正面的石柱 上第二、三橫梁中間,刻了一幅由二頭象灌水,半跏垂一足坐於蓮 花上的女神(圖4),巴爾戶特佛塔也有類似的題材。一般認為那是 吉祥天女,其蓮花座的式樣,與後代阿彌陀佛蓮花座,必有密切的關 係。此吉祥天女也可認定為婆羅門教中的蓮花女神,後來被佛教吸收 為護法神者。 由這個例證,推斷阿彌陀佛或淨土信仰的源流,似乎源自印度本 土思想之說,較合理些。 蓮花化生的美術例證,在中亞西域和中原也可以找到,大谷光瑞 探險隊在和闐地方取回了不少五世紀的陶塑像,有些造形是在一朵盛 開的蓮花中,長出了人像(圖5)、也有是在盛開蓮花之上塑上佛坐像 等(註4)。 另外在雲岡石窟第十八窟南壁也有化生圖浮雕(圖6),圖分三 段,下段刻一天人自蓮花中化生的瞬間,中段刻天人不久斜著身子向 上浮起,然後最上段刻天人握住枝葉之物,如穿天衣一般飛上空中。 雲岡十八窟是曇曜經營的最初五大窟之一,約開鑿於文成帝和平年間 (460-465A.D.)是五世紀時的作品。 蓮花化生圖,雖不是淨土變相,但卻和淨土變關係密切,是淨土 變相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由蓮花化生圖的東傳,也意會著淨土變的 入華。 二.淨土經典的流傳 淨土思想與淨土美術雖源於北印度與中亞一帶,但流傳到中國, 形成變相者,是四世紀以後的事。在中國流行的淨土變相,計有三類 :一、為西方淨土變相,是依《觀無量壽佛經》、《無量壽經》、《 阿彌陀經》等內容所創作的極樂世界,亦稱阿彌陀淨土變相、或觀經 變相等。其次為藥師淨土變相,是依《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等內容 所創作的淨琉璃世界,亦即東方淨土,其教主為藥師琉璃光如來,左 右□稱日光菩薩和月光菩薩。三者為彌勒淨土,亦稱兜率內院,是依 《彌勒上生經》等內容而創作的變相。 不過三類淨土變相中,流傳最普遍,最長久者,還是阿彌陀佛的 淨土變相。 阿彌陀佛的淨土變相的創作,與淨土經典的翻譯與流布,有很深 切的關係。最早譯出的淨土經典為:東漢靈帝時,支婁迦讖所譯《般 舟三昧經》、《無量清淨平等覺經》,曹魏康僧鎧所譯《無量壽經》 、西晉支謙所譯《大阿彌陀經》、後秦鳩摩羅什所譯《阿彌陀經》等 等。由於這些經典的翻譯流通,可知中國的淨土思想早在三世紀時便 流布了。 東晉高僧慧遠於太元六年入江西廬山,建東林精舍,為淨土教開 宗,闡揚淨土思想。又於元興元年(402A.D.)與劉遺民。雷次宗等 一百二十三人於般若台精舍無量壽像前建齋立誓共期西方,提倡修念 佛三昧,淨土教於是大興。 淨土教的興盛,更有助於淨土美術的創作。不過兩晉時的作品, 僅止於造立無量壽相,或再加二□侍菩薩吧了。依文獻所載最早造無 量壽像為沙門竺道鄰於興寧中(363-365A.D.)所造(註5)。慧遠在 廬山結白蓮社時,亦早有無量壽像。而戴逵花了三年所造的無量壽挾 侍菩薩像(註6),更是遠近聞名。可知在東晉時造立無量壽相,已相 當普遍,但還未聞作淨土變相者。 宣揚淨土思想的經典,雖已有如上述者,但是真正影響到淨土變 相的創作,還是以《無量壽經》、《阿彌陀經》、《觀無量壽佛經》 三經為主,在這三部經典中,最後的觀經未譯出以前,淨土美術只是 依前二部經的內容而畫造。 三、萬佛寺元嘉二年銘淨土變浮雕 《觀無量壽佛經》於南朝劉宋元嘉元年(424A.D.)由西域高僧□ 良耶舍(Kalayasas)所譯成。對於南北朝以後淨土思想的宣揚,以及 淨土美術創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南北朝時代,遍布南北各地的石窟寺院內,阿彌陀佛像已相當普 遍,雖然文獻並未載有淨土變相之造作。但是在四川成都萬佛寺出土 的佛像群中,卻發現了一塊刻有南朝劉宋元嘉二年造像銘的淨土變相 浮雕(註7),這是中國現存最早有記年銘的淨土變。(圖7) 這件浮雕淨土變,上半部已損毀,看不到阿彌陀佛,只剩下寶池 長著蓮花,及二個類似菩薩的人頭,因係殘片,無法看出全面的布局 。與這件浮雕一齊出土的,還有無量壽像石碑,也有經變故事的浮雕 (有可能是淨土變)。雖然這件淨土變浮雕和無量壽像石碑均製作於 元嘉年間,當時觀經已譯出,但是從殘像看來,那不是依觀經刻造的 觀經變相。 次於萬佛寺出土的淨土變殘像,而為現存最早的完整的淨土變相 ,則應屬於麥積山石窟第一二七窟北魏淨土變相壁畫。 四、麥積山北魏西方淨土變壁畫 甘肅天水麥積山一二七窟,一名壁畫窟,是麥積山現存洞窟中, 保存北魏壁畫最多,內容最豊富,也是最完美的一窟。窟內西壁寬四 公尺,橫一、五五公尺,上部畫巨幅「西方淨土變」,是我國現存最 早、最大,也是最完備的一幅淨土變。依據張學榮的描述曰:「儘管 整個畫面也有剝落、變色和模糊不清之處,但不論是畫內的建築,樹 木或是人物、蓮花等,均有跡可尋,色彩也較清晰。整個畫面,以阿 彌陀佛為中心,上繪殿堂寶蓋,下設高台,欄楯,兩旁高樓對峙,大 樹參天。阿彌陀佛端坐在須彌座上,左有大勢聖,右立觀世音,分別 侍立在兩邊的數十身羅漢弟子,或雙手合十作禮敬狀,或手托供品恭 身侍立。台下正中,置飾有華蓋的巨型建鼓。兩側各有一人正在擊鼓 。另有兩個伎樂天人彎腰舒袖起舞。在台前兩旁,還各有四人正坐在 地面上奏樂。僧眾雲集,歌舞昇平,一派「極樂世界」景象(註8)。 由這段描述再印證於圖中的布局(圖8),那左右對稱的眾多景 物和人物,一坐佛緊臨著二立菩薩的式樣,以及著寬膊長袖的漢式服 飾等,那確實是現存中國最早的完整的淨土變,屬於阿彌陀經系統的 淨土變,和下述的南嚮堂山阿彌陀淨土變相似。 這個石窟屬於北魏晚期,也有人斷為西魏窟(註9),可以代表中 國最早期的淨土變。僅次於此壁畫者,則為南嚮堂山北齊浮雕阿彌陀 淨土變(註10)。 五、南嚮堂山北齊阿彌陀淨土變 河北省邯鄲市南嚮堂山第二窟前壁上部,有浮雕阿彌陀淨土變相 一幅(圖9)長三三四、五公分,寬一五八、九公分,是北齊時代的 作品,現存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Free Gallery)。 此浮雕正中刻結跏趺坐的阿彌陀佛,他坐在一顆由蓮池長出的盛 開蓮花,一手作說法式,頭上有光輪,頂上有華蓋。他的四周除了左 右前方的□侍菩薩之外,另有無數或坐或立或跪於蓮花上的聖眾,也 有蓮花化生的童子。另外在天蓋之上還有無數的化佛。浮雕的左右端 還雕有兩幢高高的寶樓閣,很是華麗。 這件北齊時代的淨土變相,應屬於無量壽經或阿彌陀經系統的變 相。但兩旁所刻的寶樓閣,卻可能受到《觀經》內容的影響,為唐代 觀經變相的雛形。而就造形而言,此浮雕並不類似北齊以後流行的五 通曼陀羅,亦即阿彌陀佛五十菩薩圖。 北齊流行的五通曼陀羅,據云來自天竺雞頭摩寺五通菩薩所圖寫 ,漢明帝時曾到中國,但不甚流廣。隋文帝時,沙門明憲從高齊道長 法師所,得此一本,遂廣為圖寫(註11),北齊畫工曹仲達也曾模寫其 像於諸寺壁。又齊隋之際的僧慧海,生平以淨土為期,曾從齊州僧道 詮處,得五通菩薩之圖寫無量壽像而模畫之,願生淨土(註12)。 六、莫高窟隋代阿彌陀淨土變 雖然現存於敦煌莫高窟隋代淨土變中,大都屬於彌勒淨土變,或 一般的說法圖,但是第三九三窟壁畫則屬於阿彌陀淨土變(註13)。 這一壁淨土變,沿襲敦煌北朝時代的說法圖式樣,在一片池海中 ,一佛二菩薩端坐在大蓮花之上,池中正有蓮花,化生童子、鳥類等 ,三尊像的背景則襯以較小型的三尊像及花樹、飛天、華蓋等等。總 計圖中出現了五組的三尊像,它是否就是北齊以來流行的「五通曼陀 羅」呢?「五通曼陀羅」又是怎樣的式樣呢?日籍學者大都認為今存 敦煌莫高窟三三二窟的淨土變相所呈現的一佛五十菩薩圖為五通曼陀 羅,因其式樣在現存的淨土變中是相當稀有而珍貴的。 七、莫高窟初唐淨土變相 入唐以後,由於南北朝所譯的淨土經典,已經普遍流傳,又加道 綽、善導、慧日,承遠、法照等諸大師的相次宣論、諸家大德亦競相 著作,闡明淨土教義。尤其是善導大師提倡淨土最力,他一生寫《彌 陀經》十萬卷,畫淨土變相三百鋪,影響甚深。而自西域取經歸來的 玄奘大師也譯出了《稱讚淨土佛攝受經》一書,淨土思想既如風起雲 湧,影響所及,無量壽相及淨土變相的美術創作,也就猶如雨後春筍 ,勃然而興了。 淨土變相既已流行,但是所畫的式樣究竟何種?善導大師少年出 家時,見西方變相圖,大受感動,很早發願期生淨土。可知善導之前 已流行一種淨土變,這種淨土變可能是北齊以來流行的那種五通曼陀 羅。而中印度闍那達磨來朝中國時,所□持的阿彌陀佛及二十五菩薩 圖(註14),也可能是同一式樣。 在敦煌莫高窟百餘壁西方極樂世界圖中,絕大多數是屬於依《觀 無量壽佛經》而製作的,但是初唐時代的第三三二窟內的淨土變相, 卻有相當不同的布局,日籍一般學者認為那就是自北齊以來,流行的 五通曼陀羅。 ●以寶池為中心的一佛五十菩薩圖 敦煌莫高窟第三三二窟,內有武周聖曆元年(698 A.D.)所刻的 「唐李懷讓重修莫高窟龕碑」, 故可確定此窟開窟於武則天時代,其 東壁有西方淨土變一幅(圖 11 ),全圖畫在一片蓮花池海中, 阿彌 陀佛坐在一顆由蓮花池生起的大蓮花座上, 手作說法式,身著通肩式 印度僧服,背光裝飾甚華麗,頂上有華蓋。 兩旁的□侍觀音勢至菩薩 , 則作立姿,立於稍小蓮花座上,其花冠天衣裙裳具呈一般初唐時代 的華美風格。 蓮池中除了一坐佛二立菩薩之外,另有無數菩薩或跪或坐於池中 的蓮花之上,如此構成所謂的一佛五十菩薩圖,應是北齊以來流行的 一佛五十菩薩圖,也是日後流行的淨土變相之最原始式樣。 這種原始 式樣應是依《無量壽經》所描寫的內容而作繪的。 依經文內容, 在西方淨土中最重要的場所便是蓮池,也是淨土行 者往生之處, 在蓮池中的蓮華之上,往生者必須捨棄一切,而直接坐 在蓮花之上, 故此圖中除了畫一佛五十菩薩圖之外,還畫了三個化生 童子, 此三童子有二個是被包在透明而未開的蓮花之內,此應是無量 壽經所說的「胎生」(註15),是三輩之中的下輩, 至於未包在蓮花 之化生童子則屬於中輩,而五十菩薩則屬上輩(註16)。 在圖中沒有寶樹、寶樓、也沒有舞樂隊,只是畫極樂國的寶池為 主題而已, 池面上很靜,波紋以墨線條表現之,池中的蓮花及花上的 佛菩薩,化生童子等,均生動而寫實。 從阿彌陀佛的衣著,及多數菩 薩的跪坐姿勢看來,此畫有濃厚的西域風格。 初唐時代有名畫家尉遲乙僧,曾在洛陽大雲寺之佛殿畫淨土變相 。尉遲乙僧是于闐國(khotan)人,父親跋質那,隋代來中國,父子 均善畫外國人及佛像,時人稱其父跋質那為大尉遲,乙僧為小尉遲(註17)。 今台北故宮博物院尚藏有一幅題款為尉遲乙僧畫的人物像,造形不似 中原人。 前述于闐國出土的陶塑像中,有蓮花化生人物像,是五世紀時代 作品,可知于闐國應早已流行有關淨土美術製作,尉遲乙僧現從于闐 來,所畫的淨土變必有于闐國的作風。 乙僧在貞觀年間被推薦給唐太 宗, 在朝廷的獎勵下,乙僧的西域作風之變相畫,必很快流行天下。 是故敦煌三三二窟淨土變之呈現西域畫風,是必然的了。 ●以寶池為中心的阿彌陀淨土變相 敦煌莫高窟第二二○窟南壁,有貞觀十六年(642 A.D.)翟玄邁 的造像記,這是莫高窟已知的唐代最早的造像記(註18)。 窟中南壁有淨土變相一壁(圖12),全圖是由中景的寶池和左右 樓閣段,前景的舞樂段,後景的樓閣和虛空段等,三段組成的。中景 的寶池正中阿彌陀佛坐在盛開的蓮花上, 兩旁的觀世音、大勢至二□ 侍菩薩則立在蓮花上,其左右兩端是以圓橋相接的寶樓閣。 前景則是 一群或坐或立的化生菩薩群, 正在嵌花裝飾的舞台上舞蹈著、奏樂著 。後景的虛空和樓閣,和中景的樓閣是相連的。 此圖的中景正中的部分,其構圖造形,與三三二窟以寶池為中心 之式樣,其佛菩薩的華蓋、光背、造形、坐立姿十分類似,佛座前蓮 池上的被包圍在透明花瓣的化生童子也更相似。可知此圖很可能是依 北齊以來的一佛五十菩薩式樣為基礎,再發展出增加舞樂隊、樓閣段 、虛空段等完成的。 此圖本是以《無量壽經》為基礎的淨土變,但在圖中有些化生童 子是畫在盛開的蓮花之上, 此似是依觀經所述的九品往生者(註19) , 而在舞樂段和寶池相連的平台上所畫的鳥,則應是《阿彌陀經》所述的: 「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 迦陵頻伽、共命之鳥。....」 因此, 山本興二教授便認為此圖已融和了《無量壽經》、《阿彌 陀經》、《觀經》的內容而完成的(註20)。 八、莫高窟盛唐淨土變相 到了盛唐,是中國佛教的黃金時代,也是淨土變相創作的完成期 , 在張彥遠所記載的唐代兩京寺壁的題材中,有關淨土變者為數甚多 , 而且都是當時的名畫家的手筆,除了前述的尉遲乙僧在洛陽大雲寺 佛殿畫淨土變之外,其他如: 洛陽敬愛寺大殿西壁有趙武端所描之西方佛會、劉阿祖所描之十 六觀、東禪院內之東壁有蘇思忠所畫西方變、洛陽昭成寺香爐兩頭有 程遜所畫淨土變。長安光宅寺東菩提院內有尹琳所描西方變、同寺淨 土院小殿內西壁有吳道玄所畫西方變、長安雲花寺小佛殿有趙武端所 畫淨土變、 長安安國寺大佛殿內壁有吳道玄所畫西方變、長安趙景公 寺三階院四廊有范長壽所畫西方變(註21)。 從這些淨土變、西方變、十六觀等題材的流行,可知進入盛唐以 後,淨土變相的創作已興起另一種屬於觀無量壽佛經系統的淨土變相 ,已大為流行,結構複雜,人物眾多,景象壯觀,充分表現出盛唐國 勢的恢宏博大、富庶豪奢。 不過除了觀經變相之外, 初唐時流行的阿彌陀經淨土變,仍有部 分沿襲下來,莫高窟第三二○窟淨土變就是一例。 ●莫高窟三二○窟盛唐阿彌陀淨土變 莫高窟第三二○窟淨土變(圖 13 ), 阿彌陀佛居正中結跏趺坐 ,手作說法式,其頂上有華蓋,旁有樹葉,左右角有飛天為側。 阿彌 陀佛兩旁周圍是菩薩聖眾, 但□侍菩薩的正面部份在一九二四年,被 美國華爾納( L.Warner )劫走,而露出壁底。 此圖前景是一大蓮花寶池,在水波中長出了朵朵蓮花,花上有無 數化生童子,正中有天人正舞蹈。 此圖同樣的沒有寶樓閣、寶宮殿,和三三二窟的「一佛五十菩薩 圖」的布局也不相同, 圖中沒有在外緣部分畫故事的緣起,卻畫了很 多正坐在蓮花說法的佛像, 也畫了很多蓮花苞和蓮葉,也有站在蓮花 上的的化生童子, 既有裝飾的效果,亦表現了《阿彌陀佛經》所稱的 : 「東方亦有阿□鞞佛,須彌相佛,大須彌佛,須彌光佛,妙 音佛,如是等琲e沙數諸佛。」 此圖因上端畫了一些樹葉,故有人訂為樹下說法圖,和初唐的五 七窟「樹下說法圖」一樣,應屬於阿彌陀經系統的淨土變相圖。 至於觀經變相則是依《觀無量壽佛經》所作的淨土變相,《觀經 》譯於劉宋元嘉元年,已如前述,不過《觀經》譯成後的百餘年間, 觀經變相並沒有立即流行起來。成都萬佛寺的淨土變相石刻,雖有元 嘉二年的記年銘,但並不屬於觀經變相,北齊南嚮堂山石窟內的淨土 變相,有可能受到《觀經》的影響,但也不是觀經變相。 初唐時,莫高窟四三一窟的淨土變中,其邊緣已畫了阿闍世及十 六觀,此當為最早的觀經變相,不過畫面仍甚簡單。 直到盛唐,觀經變相才正式完備而大量流行,這也許是由於善導 大師大力提倡畫造淨土變相,闡明其無量的功德(註22)所致,而觀經的 內容不但記載故事緣起的精彩情節,而且對於極樂世界的寶池、寶樹 、寶樓閣等勝妙景觀、和阿彌陀佛觀音勢至二菩薩的相貌威德等,更是 敘述周詳,這對於日後的淨土變相,自有相當大的影響。 ●莫高窟二一七窟盛唐觀經變相 莫高窟的觀經系統的淨土變相,是所有淨土變相中為數最多的一 類,也是淨土變中,結構布局最緊湊、最完備的式樣。 前述的無量壽經變或阿彌陀經變的淨土圖,其布局形勢,在中亞 或巴基斯坦的古犍陀羅地方,尚可以就當地出土的若干說法圖浮雕, 找出一些淵源。但是屬於觀無量壽佛經系統的原始淨土變相遺跡,目 前卻仍未見到。因此唐代盛行的觀經變相,可以說一方面是繼承了阿 彌陀經變或無量壽經變的形式,而再加以改進,另一方面則是受了觀 經內容的影響。 莫高窟的唐代壁畫中,第二一七、一七二、三二○、二六五、四 五、一一二....等窟中,均有觀經變相。 這些觀經變相的構圖大部分是大同小異的,以二一七窟北壁淨土 變(圖14)為例,正面畫極樂世界景象可分三段,中段正中畫阿彌陀 佛被四個菩薩擁簇著而成一單元,左右觀世音及大勢至菩薩,也各自 成一單元,四周也圍著一群供養菩薩,各單元之間則以欄杆被隔開。 前段中部為歌樂段,正中一對天人正舞蹈著,彩帶飛起,兩旁為 演奏樂器者,舞樂段的左右兩側部分為化佛和化菩薩。 後段以樓閣景物為主,一落落的城堡宮殿,間廁比鄰,左右對稱 。殿宇間隔中,有寶樹叢叢,有化佛化菩薩穿插其間,蓮池上有無數 的蓮花化生的童子。虛空天際間,則飛舞著一些飛天和不鼓自鳴的樂 器。 此觀經變相圖, 事實上是以阿彌陀佛淨土變為基礎,再在極樂世 界圖的左右下方三個邊緣, 描繪了觀經的序品,即釋迦牟尼佛在王舍 城耆□崛山說法, 而王舍城發生阿闍世幽閉其父王頻婆娑羅,母后韋 提希的故事。 也畫了十六觀,即世尊教導韋提希思惟正坐觀想極樂世 界的方法,以及九品往生、聖眾來迎的景象。(圖 15 ) 類似與這種有外緣的觀經變相,盛唐以後異常普遍,圖16、17的 一七二、三二○窟亦是一例。 九、大足晚唐觀經變相 直到晚唐時代,觀經變相的布局,大體是因襲此種式樣,不過也 有不同處,茲以莫高窟四五窟觀經變相(圖18)為例而述之如下: ●莫高窟四五窟晚唐觀經變相 在畫面中如同盛唐的觀經變相布局一般,在一片池海中,分成三 個段落, 即前段舞樂隊,中段仍為被聖眾擁簇的阿彌陀佛及左右□侍 菩薩。 後段的虛空中,除了飛天外,尚有寶樓宮殿的屋頂,以及立在 迴廊後段的二隻寶塔。 此種布局和盛唐不同的是前段的左右兩側化佛部分省略了,後變 相圖傳到了日本,在當麻曼陀羅中,此處成了父子相見圖。 此圖的左右緣上,仍因襲前代,畫觀經序品及十六觀。此種式樣 流布南北,直到宋代,依舊如是。茲舉大足龍岡石窟晚唐觀經變相浮 雕(圖19),以見其獨特風格: ●大足龍岡第二四五窟觀經變相浮雕 大足龍岡石窟第二四五窟高四三○公分,龕中部刻坐在蓮台的西 方三聖像,但是下方前景卻不見舞樂隊。龕頂有蓮花、寶蓋、火焰、 祥光圍繞,而飛天環舞,鶴、鸚鵡等靈禽翱翔其間,祥雲內列陣,箏 、琵琶、箜篌、螺、笙、鐃、拍板等樂器,在寶樹前天樂齊奏,蓮池 中龍鳳搖舟,大寶樓閣巍立於天界上方,亭閣迴廊曲折幽深。兩旁及 下方刻造菩薩、聽法群眾及伎樂等,人物多達六百五十餘個,表情無 一雷同(註23)。 龕楣左右側各有十方浮雕,左面上八方及右面上八方刻「十六觀 」,每方均以一女身盤腿端坐,雙手作禪定印,青情呈冥思觀想狀, 以表示韋提希正依世尊的教法,作每一種觀想法(圖20-21)。韋提 希像旁所刻或為園林、或屋宇、或樓台,或寶樹、或欄楯、或飛天、 或彩雲等等,形象變化不一。所餘左右下二方及龕內底層,則刻王舍 城太子阿闍世幽閉父母的故事。此浮雕構圖及線條均極簡潔,但造型 生動。 整體看來, 此龕利用龕頂刻畫樂器和鳥類,使觀者一進入龕中, 便有如真正進入極樂世界一般, 眼前儘是佛菩薩、寶樓宮殿,舉首一 望空中滿佈天樂。 這是淨土變表現在窟龕浮雕中,比在繪畫上,更高 明更能扣住觀者心靈的地方。 而就此龕布局的嚴謹,與場面之弘偉而 言,比之莫高窟晚唐的作品,要勝過很多了。 十、小結 總上所述,西方淨土變相,在思想上應是起源於印度,而經典完 成於二世紀的犍陀羅一帶,隨著月支人的傳播而入華,在四世紀左右 中國開始有無量壽像,五世紀則有淨土變,七八世紀的唐代才完成有 序品有十六觀,淨土景象完備,布局複雜壯觀的觀經變相。 此種觀經變相對韓國及日本影響很大,對中原而言,五代兩宋之 後,觀經變相或淨土變隨時間地域的不同,產生多樣化的布局,已和 盛唐標準的形式有很大的差距。 註 1 主張阿彌陀佛起源於祅教者,多是西方學者,德國的愛德(E.J. Eitel 1838-1908 A.D.)是第一位提出此論的人,其他尚有愛德 華孔茲(E.Conze),法國的萊維(S.Levi),伯希和(P.Pellioe ),比利時的蒲仙(L.de la Vallee Poussin),羅莫特(E. Lamotte),布爾茲魯斯基(J.Przylaski)等人,見楊白衣先生 遺著<淨土的淵源及其演變>一文,《華岡佛學學報》,第8期,民 國74年10月出版。 註 2 主張印度內部思想起源說的,大多為日本學者,如荻原雲來、矢 吹慶輝、中村元等人所主張的由吠陀神話而來,以及松本文三郎 所主張的由佛教神話而來。見<淨土的淵源及其演變>一文。 註 3 見《世界ソ博物館》全集19《Ёюヱ①-Ь博物館》,講談社, 1980年。 註 4 和闡地方出土的陶塑像,經大谷光瑞探險隊於二十世紀初年帶回 之後,在東京國立博物館及韓國漢城國立中央博物館各藏有蓮花 化生像。 註 5 依《高僧傳》卷5,謂東晉興寧中(363-365 A.D.)沙門竺道鄰造 無量壽佛像,竺法曠乃率其有緣,起立大殿。大村西崖以為這是 彌陀造像的濫觴。但是依《廣弘明集》卷16所載,沙門支道林卒於 太和元年(366 A.D.),年五十三歲。他生前曾命匠人造阿彌陀 佛,並自撰讚文。如此,支道林所造的佛像也有可能早於竺鄰所 造的像。 註 6 《法苑珠林》第十六,「晉世有譙國載逵,字安道者,留遯舊吳 ,遊心釋教,乃作無量壽挾持菩薩,所聞褒眨,輒加詳改,三 年方成,俄而迎入山陰之靈寶寺。」 註 7 見《成都萬佛寺石刻藝術》。劉志遠、劉延璧編。 註 8 見《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編17麥積山等石窟壁畫,1987年9月, 人民美術出版社。 註 9 見《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麥積山石窟》。民國七十三年六月 初版,台北。 註10 見朝日新聞社出版《世界ソ美術》九一石窟ソ美,一九七九年。 註11 見《集神州三寶感通錄》,及《法苑珠林》卷15所載。 註12 見《高僧傳》卷12。 註13 見《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東京平凡社,1981年。 註14 真福寺所藏之《戒珠往生傳》卷中:「中印度闍那達磨,歸心極 樂,畫阿彌陀佛及二十五菩薩像,□來中國,並自作伽陀,若欣 求淨土,必造畫形象,臨終觀其前,示道路攝心。」 註15 《無量壽經》:「佛告慈氏,若有眾生,以疑惑心,修諸功德, 願生彼國,不了佛智,不思議智,不可稱智,大乘廣智,無等無 倫最上勝智,於此諸智,疑惑不信,然猶信罪福,修習善本,願 生其國,此諸眾生,生彼宮殿,壽五百歲,常不見佛,不聞經法 ,不見菩薩聲聞聖眾,是故於彼國土,謂之胎生。」 註16 《無量壽經》:「佛告阿難,十方世界諸天人民,其有至心願生 彼國,凡有三輩,其上輩者,捨家棄欲而作沙門,發菩提心,一向 專念無量壽佛,修諸功德,願生彼國,此等眾生,臨壽終時,無 量壽佛,與諸大眾,現其人前,即隨彼佛往生其國便於七寶華中 ,自然化生,住不退轉,智慧勇猛,神通自在。....其中輩者, 十方世界諸天人民,其有至心願生彼國,雖不能行作沙門,大修功 德,當發無上菩提之心,一向專念無量壽佛,多少修善,奉持齋 戒,起立塔像,飯食沙門,懸繒然燈,散華燒香,以此迴向,願 生彼國,其人臨終,無量壽佛化現其身,光明相好,具如真佛, 與諸大眾,現其人前即隨化佛往生其國,住不退轉。....其下輩 者,十方世界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國,假使不能作諸功德, 當發無上菩提之心,一向專意,乃至十念,念無量壽佛,願生其 國,若聞深法,歡喜信樂,不生疑惑,乃至一念,念於彼佛,以 至誠心,願生其國。此人臨終,夢見彼佛,亦得往生。....」 註17 見張彥遠《歷代名畫記》。 註18 見<莫高窟第二三○窟新發現的復壁壁畫>,敦煌文物研究所,文 物1978年,12期。 註19 依《觀無量壽佛經》所載,上品上生者,阿彌陀佛與眾菩薩等授 手迎接,觀世音執金剛台至行者前,行者乘金剛台,如彈指頃, 便往生彼國。上品中生者,行者是乘如大寶華的紫金台,往生七 寶池中,寶花經宿才開。上品下生者,行者是坐金蓮華往生的, 但坐已華台,在七寶池中,一日一夜,蓮花乃開,七日之中,乃 得見佛。中品上生者,坐蓮花台往生。中品中生者,坐蓮花往生, 但花在寶池中七日乃開。中品下生者,往生極樂世界,七日後乃 得見觀音及勢至。下品上生者,往生淨土後,所乘蓮花七七日才 開。下品中生者,往生後所坐蓮花經過六劫才開。下品下生者, 往生後,於蓮華中,滿十二大劫,蓮花方開。 註20 見《莫高窟淨土變ソ展開》山本興二撰。《敦煌ソ美術》大日本 繪畫,1979年。 註21 見(17)。 註22 善導著「依經明五種增上緣義云:若有人依觀經畫造淨土莊嚴之 變,日夜觀想寶池、寶地者,現生念念除滅八十億劫生死之罪。」 註23 見《大足石窟藝術》1984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