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謙法師》

寬謙法師成長於藝術氣息濃郁的家庭,父親楊英風先生是一位才華洋溢且享譽國際的雕塑大師,因而法師自幼即耳濡目染了獨特的風格,自然奠定不凡的美學素養。民國75年寬謙法師於新竹法源寺禮覺心法師出家,覺心法師與楊英風大師相識三十多年,並且早已成為以佛法與藝術交心的摯友。承襲著恩師及父親雙方的善緣促成之下,寬謙法師無怨無悔地踏上了弘揚佛教藝術之路。

十多年來,依循著覺心法師所傳之遺風,並秉持著法源相傳及佛教永續發展的願力,創立『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及於新竹市區成立『法源寺別苑』,除了致力於出版佛教藝術的專業書籍之外,並落實關懷社會大眾而舉辨各項『佛教建築研討會』、『大專佛教藝術研習營』等風格獨特的弘法活動,在文化教育上博得了各方熱烈的?響。再者,於佛學《金剛經講記》及《唯識三十頌》等傳統的專題演講上,法師更運用了現代化靈活的圖表解說而獲得佳評不斷。除了文教推動的貢獻之外,法師更加難得的是依其特有的佛教建築之專業長才而承擔福嚴佛學院、慧日講堂等的建築工程,為佛教建築史上揮灑出燦爛的一筆!

從實踐佛法精神到推動佛教藝術的過程中,寬謙法師始終是接納傳統的精髓而迎接現代的革新,將佛法及藝術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若要論及佛教藝術這一片領域,寬謙法師堪為台灣佛教建築及藝術推動的佼佼者!

出家也可以很藝術

談到寬謙法師出家的因緣,從那張泛黃的照片中早已透知幾分:在那一幕場景上的楊英風教授,正聚精會神地為星雲法師最早創立的宜蘭雷音寺念佛堂塑造佛像,而一旁的楊夫人手裡正懷抱著小嬰兒,寬謙法師說:「母親將家兄抱在手中,當時父親依著嬰兒天真無邪的臉龐,刻劃佛陀莊嚴的清淨法相,而當時的我正好是在母親的胎中呢」!乘著如此殊勝因緣來到人間,豈不是償願了日後的出家機緣!再者,法師在大學期間,曾陪外婆住在臺南開元寺附設的慈愛醫院,每當破曉時分開元寺的鐘鼓聲響起,那來自亙古的呼喚,經常讓他不由自主地翻過圍牆,摸黑直奔大殿,沉浸在嘹亮的梵唄聲中,如此熟悉音符聲聲喚起蟄藏內心的意識,而「出家」的念頭竟也逐漸清楚地浮現在法師的腦海中。

由於外婆欣喜於發願供養佛像,又有一位擅長雕塑的女婿。起初,楊教授是抱著為岳母還願的心,沒想到透過佛像的雕塑,更加深其少年時在雲岡大佛腳底下對佛像莊嚴宏偉的震懾,而佛法竟然成為楊教授終其一生藝術創作的活水源頭。

當年新竹法源寺住持覺心法師,為了紀念其恩師斌宗法師而興建舍利塔時,便懇切邀請楊教授為法源寺塑造佛像。寬謙法師當時藉著父親塑造佛像的因緣而常常造訪法源寺,常見父親及覺心法師兩位長者相知相惜的愉悅情神,及交會於圓融而睿智的眼神。爾後又見那佛像、菩薩像、浮雕陸續完成,那一尊一尊佛菩薩莊嚴祥和的風貌,早已深深印烙在法師的心中。

民國75年依覺心法師披剃出家,寬謙法師本以為:「選擇這藝術氣氛濃厚的環境安身立命,是因為父親的作品讓我感覺深沉的歸屬感。事實上,除了這份世間的眷屬之情外,更有來自法脈上的承襲」。原來法源寺開山祖師斌宗法師,除了首開台灣僧人講經說法之先河,轉應酬佛事為研究聖法之風氣;早期更是有名的「詩僧」,專長於詩與書法,而第二任住持覺心法師除了法義淵博外,對於建築、梵唄更深具藝術氣質的涵養,法源寺是在一股獨特的藝術風格之下一脈相承!

在釐清法源寺的法脈傳承後,寬謙法師更是體會到修行與藝術二者是可以緊密不分,身為法源寺的第三代住持自是義無反顧地擔負起推展佛教藝術的使命。期許立足於佛教思想與修行的深邃基礎上,以佛教藝術發揮文化的教育功能,並以此行菩薩道利益眾生。法師堅定地誓願以深入經藏為經,以佛教藝術推動為緯,相輔相成地傳續佛教文化的社會教育使命…!

以佛法培植生命之活力

甫為出家之次年,覺心法師便突然示寂。寬謙法師回憶說:「民國76年家師過世之際,我頓時失去修學佛法上的依靠,還來不及考慮是否上佛學院,卻已被佛學院聘為講師」。一下子由稚齡的出家資歷,被迫站上台講經說法面對群眾,起初的兩三年間非常心虛,只能硬著頭皮努力準備課業,甚至利用短期的「禁足」方式,突破學習上的困境。因為累積多年的教學經驗,以理工的思惟模式建立邏輯概念,以學習建築的方式為思考架構體系,卻也發展出比較不被文字所束縛的圖像思惟模式,不僅個人較容易清楚地為佛法建設整體系統,用此方式講課也獲得聽眾的高度興趣。

在自我尋索的修學過程中,寬謙法師深深契合於印順導師的思想,悠遊於導師既深且廣、既博又精的著作中,隨時隨地都能感受一份法喜。進而在印順導師所提倡的「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中,俯仰間尋覓到生命中的明燈與利益眾生的原動力,那是在浩瀚的佛學領域中尋到一份落實,也是在佛教現代化中的重要課題。因此,這份緩緩探尋而來的法喜,令寬謙法師涵養出菩薩道那宏偉壯碩的精神,也讓她在為未來弘因緣揚大乘佛法思想的志業中紮下穩實的根基。

對於佛法的深深追尋中,寬謙法師從中懇切地體會出原來宣說佛法不只是道貌岸然地說教,而是透過有系統的思想來加強生活中體驗真理的能力,更是坦然地接受世間的無常及不圓滿,並透過佛法的洗滌才能徹底地理解生命的來龍去脈。用佛法的力量正可以讓我們的眼光、心胸、肚量不再狹窄,也讓我們的生命不再徒留俗世的生活,而是活出如涓流般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運用這股生命之流的源動力,寬謙法師定期於『法源寺別苑』授課,開立《成佛之道》、《印度佛教思想史》、《八識規矩頌》、《寶積經》、《維摩詰經》等各種專題講座,同時也曾任教於福嚴、圓光、華嚴專宗佛學院,並歷任工業技術研究院、清華大學、交通大學、林口長庚醫院等諸多佛學社的講師。於海外尚還悠遊於紐西蘭、馬來西亞、瑞士、夏威夷等地區弘法,把從佛法中所感受到的法喜,傳播給更多具有善根福德因緣的人。這一股法喜的動力多年來不停地鼓舞著他,不管如何忙碌,她都仍堅持以「研讀佛法為修行」的理念作為支柱生活的重心,因此在那心靈深處開啟了一道源遠流長的湧泉…。

深耕佛教藝術之種子

平日法師除了忙於講經弘法外,更是肩負起傳統與現代的橋樑,致力於佛教藝術的弘揚。一路走來,寬謙法師感慨地說:「研究佛教藝術的專家學者,幾乎都是居士,卻很少有出家人參與。佛教藝術的動人之處,絕非僅限於學術上的成就或是語言文字上的理論,也不只是藝術圖像上的賞析。最重要的,是透過實踐與修行所展現出來的那道生命力,這需要更多佛弟子的加入」!

基於此深刻的感念,寬謙法師以推動佛教藝術為誓願,於民國77年成立『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為極待深耕的這一片園區,播下佛教藝術的種子。十多年來,積極地邀請許多學有專精的學者專家及有識之僧眾,規模化及系統化地研擬佛教藝術教育相關課程。在傳達藝術之無言教化的理念中,將佛法中修行、義理、藝術這三個層次融合得淋漓盡致。

此風格獨特的基金會在寬謙法師精心擘劃下,先後舉辦七屆的「大專佛教藝術研習營」,至今仍是青年學子及藝術熱愛者津津樂道之盛事。而民國84年與市政府合辦的「新竹市婦女心靈心旅」,更讓娑婆紅塵中具有佛緣的善女人,藉由心靈之旅找到內心深處靜定的智慧,並且透過親職教育的關注而減低青少年問題,共建祥和之社會。而盛況空前的「佛教插花展」,寬謙法師巧妙地運用交互掩映的空間設計,自在無礙地融入於花藝世界中,使每位參訪者在既可禮佛朝聖,又可觀花論藝,並且還能於心靈中激起一份反思;即使身處侷促的空間角落中,也能保有花藝的品味,並能領受到清涼菩提的種子。

基金會中出版佛教藝術專業書籍的志業,一直是寬謙法師長久以來不變的願心。雖然現實的收支狀況常常捉襟見肘,但法師依然樂觀堅持其理想,常聽她說道那是持著「隨緣盡分」的心情而盡每一份力,從未見她因畏難而興起絲毫退卻之心。在民國78年出版《中國古佛雕》一書中,收錄了魏晉以下迄唐宋的資料,內容遍及雲門、龍門、天龍山等地的重要佛教石窟藝術珍品。民國81年底創刊的《覺風季刊》,三個月一期地傳播著佛教藝術的理念與訊息,成為佛教界雜誌類中最具佛教藝術特色的刊物。民國86年出版之《中國佛教美術論文索引》,成為我國第一部中國佛教藝術工具書,提供一個讓大眾認識中國佛教美術研究成果的管道,此外《北涼石塔研究》、《中國佛教石窟考古文集》、《中印石窟比較研究》等書,這幾部書都已成為現今研究佛教藝術領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典藏。在一步一腳印的默默耕耘下,寬謙法師一直自許自己能夠成為冰天雪地的播種者。正因這份深沉的動力,支持著法師無怨無悔地走下去,也因為這份堅持與耕耘,讓法師在佛教藝術領域中卓然有成!

悠遊於佛教建築之學海

秉著建築系的世學背景為基礎之下,對於佛教建築的規劃工作上,寬謙法師責無旁貸地肩負起傳統與現代的橋樑。誠如法師所言:「…讓我憂心的是佛教生活的空間問題,以為只重內修而不重外相。但是規劃錯誤的空間,引起生活的不便,隨時都很容易起煩惱。尤其繁複而瑣碎的建築外型,不易引發對宗教虔誠的信仰,將十方信施浪費在沒有價值的裝飾上,更是徒勞無功。而且,鎮日生活在品質低落的空間堙A又如何培養出脫俗的僧格,更遑論培養其恢宏的氣度」!

每一間寺院的建築物使用年限少則數十年,多則屹立上百年,它甚至會是地區性文化的代表之作,影響之巨不可不慎。一座建築物若是內部使用合理,空間配置恰當,通風採光物理條件都不錯,外觀莊嚴足以作為無言的教化,才能適巧地提供信眾心靈休憩之處,又能提供良好的弘法、自修場所,如此堪是將十方信施的資金使用得宜,成就眾人的道業,使信施檀越、使用者、設計者三方面皆能續佛慧命,獲得無量福報智慧資糧。反之,設計不當則未來之展望受侷限,使用不便而徒增人熱惱,無法營造出信仰空間,也就不堪名之為「佛教藝術」的佳作。

正因這份創造良好寺院空間的用心,十多年來讓她在忙碌弘法之餘,無怨無悔地扛起新竹福嚴佛學院、臺北慧日講堂、北埔金剛寺、花蓮聖覺寺、天冷東林學苑、羅東幸夫愛兒園、新竹法源寺……的建築工程,從規劃、設計、監造、管理工程等等,自始至終扮演著設計者與使用者的「雙重角色」,成功地將現代的設計理念轉移到傳統的僧團中。尤其在921大地震後,坍塌毀損的寺院多達數十座,法師提出對佛寺建築的反省與檢討,邀請成功大學建築研究所學者專家針對災區的寺院做損害調查及重建計劃。並由中華佛寺協會主辦『寺院建築災後重建』專題研討會,使得與會的佛教人士獲益良多,對寺院建築有痛定思痛之省思。會後並結集為專書,分送佛教界、建築界以及相關單位,成為日後進行寺院建築設計、結構、設備、工程中不可或缺的參考資料。從寬謙法師所經手的代表之作中,我們非常雀躍地驚見她將寺院建築型態添加上清新明淨的光顏,並且更加難得的是她以一位出家法師的身份,為台灣佛教建築史上劃出亮麗的軌跡!

民國87年期間,法師於百忙中籌辦『1998佛教建築設計與發展國際研討會暨當代佛教建築展』,並且兩度造訪印度佛教聖地與石窟,震懾於佛教石窟的宏偉之下,佛教思想的活水源頭了然現前,當下法師發願當於印度佛教思想史的脈絡中,為佛教建築的現代化尋出一條路。依此機緣故再度興起進修求學之願,於民國90年順利進入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研究所就讀,這一個學習的旅程,將不僅成為寬謙法師未來行菩薩道長遠之資糧,並且將是為佛教建築藝術開啟另一道嶄新的方向! (圖五)

預約人間的新願景 而今,由寬謙法師所住持的法源寺為了繼往開來,並且配合現代信眾的生活需求,目前正積極地籌備一塊環境清新自然的人間新淨土:『法源蘭若園』。蘭若園的規劃過程正好讓法師充份發揮佛法、藝術、建築三方面的長才,融合佛教的修行理念及建築藝術的特質於空間設計中,這項願景深遠的工程,內容包括了:

  1. 大自然的法源禪林
  2. 多媒體教室及齋堂
  3. 佛教建築研究發展中心
  4. 佛教藝術展示館
  5. 現代化的佛教藝術圖書資訊館
  6. 國際視訊會議廳
  7. 戶外佛教藝術雕塑公園

目前法源禪林的工程已著手進行開發,並預定於91年底完工,屆時將利用這一片林蔭扶梳的自然禪林為根基,搭配森林芬多精的清新環境,營造出台灣第一座風格簡樸、環境自然的禪修空間。寬謙法師一路行來堅守著佛陀訓勉的宗教精神,而且為弘揚佛教藝術及建築的推動不遺餘力,她如此獨特的典範將再為弘法利生的菩薩行誼揚灑出另一道與眾不同的新風貌!

寬謙法師大事記

本文資料由寬謙法師提供2003/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