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覽關於本館諮詢委員會聯絡我們書目提供版權聲明引用本站捐款贊助回首頁
書目佛學著者站內
檢索系統全文專區數位佛典語言教學佛學博物館相關連結
 


加值服務
書目管理
書目匯出
虛妄唯識的現象學轉向(上)=The Phenomenological Turn in Yogacara (Part 1)
作者 吳汝鈞 (著)=Ng, Yu-kwan (au.)
出處題名 鵝湖月刊=Legein Monthly
卷期n.345
出版日期2004.03
頁次19 - 29
出版者鵝湖月刊社
出版者網址 http://www.oehu.org.tw/Oehu.htm
出版地臺北市, 臺灣 [Taipei shih, Taiwan]
資料類型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
使用語言中文=Chinese
附註項作者為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
關鍵詞唯識=Mind-Only Buddism=Consciousness-Only Buddhism=Vijnaptimatrata=Vijnaptimatra; 現象學
摘要三十三、四年以前,我開始研究唯識學(Vijnana-vada),並且以唯識學中的轉識成智或轉依(asrayaia-paravrtti)為題裁,寫了一篇碩士論文。(註1)關於唯識學,我是就《瑜伽師地論》(Yogacarabhumi)、(註2)無著(Asanga)的《攝大乘論》(Mahayana-samgraha)、世親(Vasubanahu)的《唯識三十頌》(Trimsikavijnaptimatrata-karika)、護法(Dharmapala)的《成唯識論》(Vijnaptimatratasiddhi-sastra)與窺基的《成唯識論述記》而說的,即是說,我主要是參考這些文獻,特別是世親的《唯識三十頌》和護法的《成唯識論》,來了解唯識學。這些文獻,除《成唯識論述記》是中國和尚窺基寫的之外,全是漢譯,而且大部分是玄奘的翻譯。玄奘是宗護法的。因此我在當時所理解的唯識學,基本上是「奘傳唯識學」,那是從印度傳到中國來的世親、護法的唯識學。我並未留意另一支流傳到西藏的所謂「藏傳唯識學」。這是安慧(Sthiramati)解讀世親原意的唯識學。按世親的唯識學發展出兩個流向,其一是護法所傳的,由玄奘帶到東土(中國)流行開來,其主要文獻便是《成唯識論》,是護法對世親的唯識學特別是《唯識三十頌》的疏緯。這部《成唯識論》的梵文原典已佚,也沒有西藏文的翻譯本,只有玄奘的漢譯。另一則是安慧所傳的,流入西藏。它的主要文獻是安慧解世親的《唯識三十頌》的疏釋(Bhasya.Vijnaptimatrtabhasya)。這部文獻沒有漢譯,只有梵文原典與西藏文的翻譯。我當時未懂梵文與藏文,只能看漢譯。故我所了解的唯識學,是奘傳的護法的唯識學。這樣的研究,就文獻學的角度言,比對於日本與歐美學者的研究(他們的態度是特重梵典,然後是依据藏譯;對於漢譯,並未有足夠的重視),自然是不及格的。其後我依梵文、藏文的文獻學的進路學習和研究唯識學,特別是護法與安慧的唯識學,簡別雙方的異同,以胡塞爾(E.Husserl)的現象學(Phanomenologie)來解讀,然後較深入地和多方面地瞭解世親唯識學及其發展的義理面貌。(註3)護法與安慧在解讀與發揮世親唯識學方面,固然有很多不同之處,特別是對「識轉變」(Vijnana-parinama)一重要觀念的詮釋一點,兩人的取向可以說是南轅北轍。安慧以心識(Vijanan)在不同瞬間有相應的變化來解,未有把心識拆分為相分、見分的說法。護法則以心識轉變為相分(nimitta)與見分(drsti)來理會,並以相分概括客觀的存在世界,以見分概括主觀或主體的自我。(註4)其他方面,如種子(bija)學說、阿賴耶識(alaya-vijnana)的功能,雙方的解說都有不同處。大體而言,安穩的詮釋較近於世親的原意,而且有清淨心的傾向。護法的註釋則的確是虛妄唯識的取向,只有轉依或轉識成智一點是例外。他以相見二分來說識轉變,可以說是偏離了世親,卻近於胡塞爾現象學的意識(Bewuptsein)的意向性(Intentionalitat)撐開為能意(Noesis)與所意(Noema)的思維架構。說這是對於世親原意的創造性的詮釋,亦無不可。(註5)在印度唯識學的觀念與理論的世界中,安慧不同於護法,世親亦不同於無著。(註6)不過,在我看來,這些不同只在唯識學整個思維架構中有其意義,離開了唯識的思維架構,便顯得不太重要了。譬如說,安慧與護法的歧異,在唯識思想與如來藏(tathagata-garbha)思想的對比來說,甚至在唯識學與中觀學(Madhyamika, Madhyamaka)的對比來說,便可以被忽略掉。安慧的思想也好,護法的思想也好,都是唯識,都是認為心識對於外境或存在世界具有存有論意義的先在性(priority )與跨越性(superiority)。在這一點上,安慧與護法並沒有歧異;不管是就對識轉變的詮釋來說,或者是就種子與阿賴耶識來說,都是一樣。所謂歧異只在唯識的思想系統內有意義或有效而已。基於這一點,我在三十多年前對護法唯識學所作的研究與所提的批評,或批判,在哲學全局的脈絡下,超出唯識學的總持的取向下,還是有意義的。實際上,在這三十多年中,我未曾停頓對唯識學的關注;特別是最近這幾年,我所作的研究計劃,如佛教知識論、唯識現象學和阿賴耶識與自我轉化等,都是與唯識學有密切關係的,或本身便是唯識學的題裁。在對唯識學的重要觀念和理論的理解和批判上,如種子、種子六義、習氣、阿賴耶識、熏習、轉依等,三十多年來我還是維持原來的觀點,基本上沒有改變。在我看來,唯識學固然有其義理上的精彩與思維上的嚴謹,它的種子說有極廣深的涵蓋範圍與涵蓋強度,值得我們讚嘆不已。不過,它也有觀念上與理論上的弱點以及困難,包括致命的困難。
目次一、唯識學的成佛理論的困難 20
二、唯識學的現象學轉向 : 以睿智的直覺取代無漏種子 23
三、純粹力動->氣->具體事務 25
ISSN18133738 (P)
點閱次數594
建檔日期2005.09.26
更新日期2020.02.12










建議您使用 Chrome, Firefox, Safari(Mac) 瀏覽器能獲得較好的檢索效果,IE不支援本檢索系統。

提示訊息

您即將離開本網站,連結到,此資料庫或電子期刊所提供之全文資源,當遇有網域限制或需付費下載情形時,將可能無法呈現。

修正書目錯誤

請直接於下方表格內刪改修正,填寫完正確資訊後,點擊下方送出鍵即可。
(您的指正將交管理者處理並儘快更正)

序號
128136

查詢歷史
檢索欄位代碼說明
檢索策略瀏覽